荒凉复荒凉

如果不是因为大胖,我真没想过可以在烧烤摊上聊赛珍珠、张玉良、张爱玲,还聊得那么天经地义。上海夜间微凉的空气,和着油烟质地的烧烤味道,这市井之气隐约着一种固执,亲切地拉近三个着旗袍的女子,在眼前轻轻一晃,盈盈而去,自然而然地会来一番比较,大胖是个真实的文化人,所以是会在路边脱了衣服吃东西、大声嚷嚷的文化人,这三个人我会觉得有联系是因为他接连提到了她们,看起来他最喜欢张爱玲,然后是赛珍珠,最后是张玉良。从三人的成就上来说,的确该当如此,我想了想,我心中的喜爱程度却是张玉良为最,赛珍珠其后

   至于理由,细细一想,性别使然,女子多不会从成就上来考量这类问题。

   最喜欢张玉良,原因很简单,她最幸福。雪中送炭是道德,锦上添花才是本能,幸福的人更招人喜欢。我喜欢称她张玉良,而不是潘玉良,这是我的女性主义情结作祟,尽管我也打心眼里觉得无论张玉良为了潘赞化做什么,潘赞化都当得起,然而我始终觉得姓氏这样一改,自我的分量就有了质的改变,好在张玉良并不是这样。张玉良从孤儿到妓女,从妓女到潘赞化的二夫人,从深闺太太到留法画家,把南京夫子庙画成永恒经典,潘赞化似有魔力,只那么轻轻一点,张玉良再也不是“莫问奴归去”的无家女子,孤苦的心有了着点,有了力量,有了飞翔的方向,有了积蓄的能量应该爆发的理由,生命的姿态从此优雅起来。最让我欣赏的是这个受爱之惠的女子并没有将爱情视为生活的全部,她有自己的追求,自我的坚持。这个柔得像水一样的江南女子内里刚强坚韧,即便是在潘赞化的大太太来了之后那一声幽幽的叹息都有诸多坚持的力量和爱,不失自我的、对潘赞化浓烈的爱。

    张玉良当然是幸福的,虽然和潘赞化是聚少离多,但是因为有那么个人,有那么个人……你该知道,不管是那样混乱多变迁的时代还是现在安稳浮躁的世界,有那么个人是多奢侈的幸福。张玉良这样的女子当得起这样的幸福

    最初喜欢赛珍珠完全因为她的名字,一个异邦女子为自己起这样的中文名,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应不在表面,还透着十足爽朗的自信。至今没看过她的《大地》,对她翻译《水浒》也只是耳闻,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这个人产生亲切感,因为我喜欢她的个性,干净利落,爱恨强烈,还有些天真。我常常想天真是分种类的,有些是未经过世事的天真,有些是有了历练之后的天真,那是智慧,更是一种胸襟,容得下伤害、信任和坚持。赛珍珠就是这样,想把异乡当故乡谈何容易,人人认她作异乡客,偏偏她还执拗,不识时务。她是传教士的女儿,并在教会的学校任教,可是她说喋喋不休的布道只会扼杀思想,蛊惑人心,在中国教会里制造出一批伪君子,这种憨勇,不天真怎么说的出来?

    对她的了解只得这么多,但我坚持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子

     每次看到张爱玲的照片,总是那几张,衣着不同,背景不同,但眉目间的骄傲和孤单从没有更改。冷冷的。就像胡兰成说的,“她完全是理性的,理性到得如同数学,它就只是这样的,不着理论逻辑”……理性的女子总是要痛苦的,且坚硬不惹人爱,因为不肯露出半点的软弱。没有人可以否认张爱玲的才华,在近代拥挤的文坛有如此地位的女子只此一人。她的小说几乎都在初中时看过,可惜我不是个有足够文化修养的人,而且那时年幼,我看着曹七巧看着银娣,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这样呢,对自己这样的不好?现在想起来那小说里确实有东西吸引我,可是小说里的气息让我难受,尤其是金锁记,几乎闻到腐烂的味道。我是个笨人,受不了太复杂的,没能体会到那些文作的可贵,再读到后来的同学少年都不贱,对书已经没有印象,倒是对她的死唏嘘不已:九五年的某一天她被人发现已经在自己的公寓里去世,而且这一天距离她死亡已有六七天。很难理解老天怎么忍心这样一个旷世奇女子孤零零的客死异乡?感慨之余,倒是真真明了她对胡兰成说的:“倘使我不得不离开你,不会去寻短见,也不会去爱别人,我将只是自我萎谢了”…只有女性读者会明了——她果真是早早就自我萎谢了——只剩一个心酸,汹涌难平

    荒凉,过去了这么久,回望只有荒凉,她的文学,她的人生,荒凉复荒凉…

《海上花》

是这般柔情的你
给我一个梦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荡漾
在你的臂弯
是这般深情的你
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象海里每一个无名的浪花
在你的身上
睡梦成真
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是这般奇情的你
粉碎我的梦想
仿佛象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是我的一生

相关日志:

致敬,X吉诃德!    看起来,日子这么一天天地过,混沌的,争执的,抱怨的,麻木的…   可总还有些什么在涌动着,不然这个社会怎么进步呢&nbs...
对历史多一点谦逊与敬意 读罢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如久旱逢甘霖,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短短160页的小册子,几乎要重建我的古史观——当然,这很大一部分也是由于我自身历史造诣的浅薄所致。此书列数汉唐宋明清的政治,...
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
有一天啊,宝宝        “亲爱的宝宝: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开始我们的人生了。 ...

荒凉复荒凉》上有5条评论

  1. 三个里,我倒跟你完全排反了。最爱仍是张爱玲,“理性,且坚硬不惹人爱”,呵呵,连她对爱情的态度,都是卑微地坚硬,我却喜欢。因为她不欠别人的,其实有一点她像七巧,牢牢抓住自己有的。只是,她够聪明,够冷淡,可惜仍是不够看得开。她拥有的终究太少,大概也只有此,才担的起那样的才华。

  2. 荼荼 在上文中提到:三个里,我倒跟你完全排反了。最爱仍是张爱玲,“理性,且坚硬不惹人爱”,呵呵,连她对爱情的态度,都是卑微地坚硬,我却喜欢。因为她不欠别人的,其实有一点她像七巧,牢牢抓住自己有的。只是,她够聪明,够冷淡,可惜仍是不够看得开。她拥有的终究太少,大概也只有此,才担的起那样的才华。呵呵,其实你没看出来吗,这三个女子我对张爱玲的感情最深,只是这种感情不能用喜欢来概括

  3. 来看你啦。对这三个人了解颇少,所以也不发表什么意见了。既然来了,还是给你送点祝福吧。祝开心快乐每一天,工作顺利,爱情幸福美满。。

  4. – < ![CDATA[ 此时此刻,你正在做什么?随时随地,&#8220;叽咕一下&#8221;吧&#8212;&#8212;网站名:&#8220;叽咕的&#8221;(www.jigude.com),路过...-_-!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