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之不同命价

厦门的PX项目终于有了结果,关注了半年多,挺高兴。不过看到媒体开始惯常的山呼万岁,甚至发出“公民社会可期”的赞叹,突然觉得有点肉麻,知识分子就是容易激动啊,居然还有说“看到翔鹭集团低头不自禁想到‘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阳光灿烂的广州顿有一阵冷风吹过…

简单说,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巨有经济前途又巨毒的厦门投资项目在厦门市民的强烈抗议下达成了投资方、市政府、市民三方的共识:迁出厦门,改建漳州。皆大欢喜!

详细一点是这样的:翔鹭集团06年在厦门海沧区投资这个PX(剧毒的二甲苯)项目,投产后年工业产值可达到800亿元人民币。07年3月两会期间,以国家院士赵玉芬教授为代表的105个政协委员联名签署上交了“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厦门市民开始知道了这样一个毒霸将在自己身边立起来,五月底六月初,厦门市民有了一些抗议活动,这其中不乏被法律列为激烈的行为,甚至有了和政府部门的正面冲突。我是从这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因为我常常会看的一个鼓浪屿人的博客因为这个被关掉了,用脚都想得出是为了什么,当然这时候不能指望媒体会漏出什么风吹草动。

好在厦门市政府很不一般,这种压制是暂时的,真的非常暂时,只有不到一个星期,厦门市政府宣布项目缓建,进行区域规划环评,民情上达的渠道大开。虽然有一条是不能匿名表述,但真的已经是大开了。以吾国庞大科层制的效率来衡量堪称神速的半年之后的今天有了结果:PX迁出厦门,改建到漳州古雷半岛。

还是上面那个看到翔鹭退让想到徐志摩的诗意评论员,说到“2007年是中国的公共事件元年”“即将落下帷幕的厦门PX之争,则为中国的公共事件元年划上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句号” 。其实我能理解这个说自己一向犀利的评论员的感动,感动到连徐志摩都想到了,因为我们对于这种民意胜利的事件实在是比较饥渴,一饥渴就容易激动,后面半句说了什么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最想知道的是:海沧区的这个项目选址是离鼓浪屿7公里,离厦门外国语大学、北师大海沧附属学校四公里,那么在漳州古雷半岛上没有人住?略微查了一下,意料之中的并非不毛之地,只是,按照我们国家农村人口和城市人口车祸中赔偿不等价的原则来看,媒体的这种代民欢呼还是很有立足之本的

废话了这么一些,不过是想请教一下(那个现在还在感动流涕的评论员是最佳回答人选,其他花大版面来支持这个立论的众多编辑们是其次候选人):公民社会里的公民是否有贵贱之分?答案显而易见。这些向来标榜自由平等的“大家”廉价的激动和山呼万岁的姿态实在让人疑问,他们果真是所谓“雅典的子民”么?

P.S.随便搜了一下,这几篇评论各个门户网都转发了,南方周末的名号还是这么有号召力.呜呜,南周。。。

相关日志:

我不想是一个混蛋     很没有想到《你不是一个混蛋》有人看,而且看完,而且有所触动,而且相对于我非常少的博友人数来说我得说是不少人——因为它那么长,又离生活似乎那么远,呵呵,这让我有些温暖,对,是温暖,有人在为同样的...
涅磐    我以为我大概永远没有勇气写这个话题,可是现在我写了,这证明我终于接受了南方周末的转变。我成长了,也麻木多了   那些金子一样的日子,闪...
乱象     有意无意的,几乎每天都听得到关于台湾“倒扁”“挺扁”种种斗争的热闹,看到媒体截取的关于倒扁气势甚焰的画面...
怎一个谬字了得      天气渐渐凉了,穿白天的衣服夜行已经开始哆嗦了,然而学校附近的小商贩却一个都没少,以前他们就在,现在他们在,寒冷的明天他们也会在,不管哆不哆嗦...

“公民社会”之不同命价》上有5条评论

  1. 城乡差距是弱势群体心中永远的痛。弱势群体永远期待着、期待着被关注,被关注!

  2. 我们好像都在自觉不自觉地遵循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则生活着,或者说生存着唉!

  3. 大多数民众已经对“不平等条约”麻木了;世界似乎是倒着转的,偶尔正了会有人精神失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