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太阳花

真没想到在深圳的一个疗养院能遇到如此意外的美丽。湖衔远山,湖心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映在波光里,随微风漾出粼粼。想象中深圳该有的喧闹不知道被搁了哪个角落。

幼时的湘江,少年时的漓江,后来的苏州河、拉萨河,到现在的珠江,一直以来都很习惯在生活的地方找水,看似无形其实又姿态万千,眼前的这些水也是一样,即便是深圳这样勃发的城市里,水依然有沉静的模样

这个疗养院里的树大多是极热带的品种,看着那些叶子突然生出一个希望:也许再过几个月来,这上面就有椰子了呢!想起在西藏工作的时候办公室门前那个可爱的小院子,有一块种了些太阳花,我刚去的时候只有两三朵。到我走的时候已经是挤挤挨挨的一大片了。之所以叫太阳花,据说是因为这种花在有太阳的时候展开,太阳躲着不见的时候她也悄悄的收拢花苞。难怪这种花在拉萨随处可见,无愧于日光之城的名号。藏族人绝对可算的上顶级的花匠,不论富有或贫穷,每个院子每个窗台每个门口,都有花,那么随意的,就布置了一片不谢的灿烂。大多是红色,又大多没有名字,你只知道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生命力极其顽强,大雨滂沱时候的骄傲程度一点也不亚于迎风飞舞的风马旗。

我们那个可爱的院子里有五分之三的地盘是草地, 我想要是在那里种上向日葵一定会很美妙。有一天我们的藏族同事边巴拿了一包种子来,打开看长得还都不一样,问他是什么花的种子,他也说不清,我们一颗颗的放到土里,然后小心的盖上土,自此每天给那块地浇水并期待、想象有怎样的花冒出来成了我必做的。过去我并不是个喜欢色彩斑斓的人,可是对藏家院子的花团锦簇总是羡慕不已,甚至某天梦见我那院子里的花已经长大绽放,如同所有别的院子——然而一直到我离开那也仅仅是个梦。

——————这是上周末在深圳出差时留下的,不知道怎样能真的帮到你,给你这个个中真意你明白的,呵呵,很喜欢你说的“一路上有你”,于我亦然。相约多年,何日真的一起上路?去看看我那院子里的太阳花,听说已经有小芽。

这首歌我知道你一定喜欢的:《蓝莲花》

相关日志:

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
春天~童年     阳光暖暖的春日午后,缥缥缈缈的风时有时无,听到这个有质感的声音——藤田惠美《First of May》。身边...
何征途(五) 离开蝴蝶泉之前,何征再去洱海边吹了会儿晨风,湖边刚醒的牛怔怔的看着她,鸡叫得急,趴在地上的狗从睡眼惺忪到蠢蠢欲动只用了几秒钟,狂吠着又不敢上前。湖边的小木屋安静的吹着风,想来洱海夏日的片刻宁静都在早上...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

院子里的太阳花》上有4条评论

  1. 是说我吗?《蓝莲花》,我不但喜欢,而且还会弹,还会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哈哈哈哈,开个玩笑,但我喜欢许巍绝对不是玩笑,我几乎会唱他所有的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