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一笑,共与流年

To XX,

你非要我说《青花瓷》的词好在哪里,我真的说不出,套用荼荼那里的一句话“我看着风入林中,我说不出,于是我看着风微笑”,就是这样,这几天每天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就听这首歌,反反复复,不管是在公车里经过矗立的霓虹,走在五彩斑斓的巨幅广告下,又或者只是安静无语的江边,那些丝丝微微的情绪渐进的渗透,是和现时现境完全不一样的一番清境,蜿蜒回环不去,你非要我说,我只能挤出一个俗字:美。

是的,这不过是一段描述性的词, 关于已经消失的古典的爱情态度。每一句话都极有画面感,不断转换,转出一段持久的等待,等了很久,现在在等,还将等待。你说的,前世今生。

这样有画面感的词每个人都感觉都不一样,由听到而看到的种种不过是因为个人经历的一些契合。不是一听就喜欢的,直到听到这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记忆中小时候下过雨之后的天介于黒和蓝之间,将明未明之时,那时的天是青的,且多在傍晚,因为雨带来天的暗,以为今天的天不会再亮了,可是雨停天青渐向蓝,雨后又见明媚。对我而言,天青色仅指这种转承起合之时,不雨不见,雨后不晴亦不见。“天青与烟雨”在这里的一点渊源契合了我记忆中那个固定年岁的固定天色。我有江南情节,每每想起江南的可人,最美不过烟雨下。我在这种不雨不来的天青江南中等你,你若来,天青色就会过去了

对我来说,这两句是有些矛盾的,或者说是瞬间转换距离非常大。因为我见过的炊烟袅袅不在江南,江南没有那么大的视野,在青海某处,一望全是高低起伏的山,或有白白羊群点缀翠山之上,以为这是眼前所有世界,蓦然见袅袅烟从山和山的缝中冒出,才知山中有安然人家。接下来的炊烟渐多,上到一山顶远眺,原来那边山坡缀着木屋七八,自是一个村落,离公路甚远。彼时确有一江横卧不远,本不到千万里,但烟一隔,朦胧间说它有千万里我必信。(扯远了,说回来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著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我”给素胚上色,“我”在冉冉檀香中走笔,“我”临摹宋体落款,“我”走出室外烟雨濛濛……不管我做什么,“你”无处不在,这一切的起点是:我路过江南小镇“惹”了你(或已是前世的事?)。这芭蕉带雨的时候,湿气重重,“你”的身影氤氲不去,“你”不再像初见时从墨色深处隐去,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你”自顾自的美丽,始终淡然的笑

——古典式的爱情,等待,等待,等待,这等待竟然不焦灼,我依然可以描绘青花瓷,可以诗词歌赋,淡淡的愁,淡淡的旧,月色晕开的结局似乎已定,可是伊人依旧,“我”依旧,等待,竟然可以悠然。隔着千万里的江望向你,就像隔着重重岁月而传世的青花瓷,伊人和青花瓷的美丽都已经定格,我,只有守望,也许还是幸福的守望

我本来还想说《流年》,所以用了这个标题,今天没时间了,下次吧。

拈花一笑,共与流年》上有4条评论

  1. 如若在这样的人群闪速,
    车流涌动的城市里
    还仍心怀此份悠扬情怀
    跃跃有时候都在迟疑着自己的方向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
    每一份给你的留言
    只言还是片语都用心着
    在上海
    在广州
    在哪里其实都一样
    因为心的执守始终如一

  2. 拈花一笑,共与流年!真的,即使别的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听,也已经够了!^_^ 八月,又上境界拉!!唉,在混浊俗世中纠缠久了,再回头看看,真是赏不尽风幽,道不完感慨啊!!还有看着荼荼的那句“我看着风入林中,我说不出,于是我看着风微笑”;,不错,入情入景入思!让我好生佩服啊!! 感叹自己已经是俗人一个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