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呢?

摘抄使人平静。

近来常常在半夜醒来再难入睡,一个多月了。我真是个老旧生活态度的女子,这人生必经之路,我不急,只是痛苦。

傻乎乎的从最初每次醒来反复纠缠一件事情到现在,我开始强迫自己想点别的,比如,这样的睡眠质量会延续多久呢?会不会醒成习惯,再难改变?然后我害怕了,我想要干点什么,不能让黑暗这样硬生生的吞了我,我想到了摘抄

摘抄果然使人平静。

摘抄让人到另一个辽远的世界栖息,我不同意说那是逃避,那只是栖息,站远点,看这热闹和彷徨。当我不带感情色彩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现在的自己,我发现应该给这所有憋屈的情绪找个正常的出口,完了才能继续天鹅之旅。看着还在原地不明所以貌似无辜的做错事的小孩子,像是隔了几个世界一般的遥远。

我想人终究是不能明白另一个人的,只是刹那的恍惚将理智驱逐,一厢情愿将不同类的人归于一类,后来生拉硬拽分割的也只是一个美梦,并非实际。

————我又不知所云了。其实只是想告诉这里的朋友们,摘抄是使人平静的好方法,因为据我所知,这里的你,你,你,你都在经历着焦躁和不安,试试吧,希望有所帮助。

————别被这个“们”字唬住,前两天有人说你那里人气不错嘛,我很是得意了一下,其实这里的读者是用十个手指头就可以完全数完的,我得意的是我们大多都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说的话你听得懂,你说的我也明白。这样,很好。

一个问题:猜猜看,我摘抄的是什么?

另一个问题:我用钢笔好还是用毛笔好呢?半夜醒来很有兴致的读写,因为没有合适的笔美中不足,说我矫情好了,还是觉得圆珠笔不适合干这事儿。至于钢笔和毛笔,已经是好久远好久远的事了。嘻嘻,买笔去

相关日志: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梦呓     我在潺潺溪流边散步的时候    捡到一颗小星星    她发着微弱的光&n...
锦年素时 近日借宿在朋友家里,在这个仍然没走完夏天的城市里,这个小小的房子淹没在一大片城中村中,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没有热水器,没有网络,整个世界,就只有电灯和电磁炉跟电有关,仿佛除了灯在这里根本不...
往西,往西,走到世界安寂(1) 有那么一段路,总想说点什么来纪念,却总说不出来,也许因为那是我走过最悲伤的路。在后来大部分都不能用悲伤来形容的时光里,实在也没有理由去碰触本来已经不吵闹了的悲伤情绪,所以就放着,放了三年多。不过这段关...

笔呢?》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