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呢?

摘抄使人平静。

近来常常在半夜醒来再难入睡,一个多月了。我真是个老旧生活态度的女子,这人生必经之路,我不急,只是痛苦。

傻乎乎的从最初每次醒来反复纠缠一件事情到现在,我开始强迫自己想点别的,比如,这样的睡眠质量会延续多久呢?会不会醒成习惯,再难改变?然后我害怕了,我想要干点什么,不能让黑暗这样硬生生的吞了我,我想到了摘抄

摘抄果然使人平静。

摘抄让人到另一个辽远的世界栖息,我不同意说那是逃避,那只是栖息,站远点,看这热闹和彷徨。当我不带感情色彩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现在的自己,我发现应该给这所有憋屈的情绪找个正常的出口,完了才能继续天鹅之旅。看着还在原地不明所以貌似无辜的做错事的小孩子,像是隔了几个世界一般的遥远。

我想人终究是不能明白另一个人的,只是刹那的恍惚将理智驱逐,一厢情愿将不同类的人归于一类,后来生拉硬拽分割的也只是一个美梦,并非实际。

————我又不知所云了。其实只是想告诉这里的朋友们,摘抄是使人平静的好方法,因为据我所知,这里的你,你,你,你都在经历着焦躁和不安,试试吧,希望有所帮助。

————别被这个“们”字唬住,前两天有人说你那里人气不错嘛,我很是得意了一下,其实这里的读者是用十个手指头就可以完全数完的,我得意的是我们大多都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说的话你听得懂,你说的我也明白。这样,很好。

一个问题:猜猜看,我摘抄的是什么?

另一个问题:我用钢笔好还是用毛笔好呢?半夜醒来很有兴致的读写,因为没有合适的笔美中不足,说我矫情好了,还是觉得圆珠笔不适合干这事儿。至于钢笔和毛笔,已经是好久远好久远的事了。嘻嘻,买笔去

相关日志:

橘子黄了     又是一个桔黄喜熟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都有那么些时刻恍若回到青涩懵懂的当年。那片桔子园,是我的秘密领地,每次我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收留我的地方,与学校一墙之...
春天~童年     阳光暖暖的春日午后,缥缥缈缈的风时有时无,听到这个有质感的声音——藤田惠美《First of May》。身边...
院子里的太阳花 真没想到在深圳的一个疗养院能遇到如此意外的美丽。湖衔远山,湖心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映在波光里,随微风漾出粼粼。想象中深圳该有的喧闹不知道被搁了哪个角落。 幼时的湘江,少年时的漓江,后来的苏州河、拉萨...
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

笔呢?》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