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春晖

“我在画廊里看到一幅油画,画的是一把破旧的椅子,歪歪摆在一扇长长的窗前,灰灰黄黄的暮色破窗染在椅子上,椅子上放着一枚红红的苹果……第二次去的时候已经卖了,买画的人是对夫妻,妻子指着丈夫说,让他天天对着这幅画,日子会走的慢些,心会闲些。”
——董桥 《从前》

掩卷微笑,思绪漫飞,一本好书或是好的文字,到掩卷读毕,人生滋味已有微妙变化或触动。车窗上雨点密密麻麻,拖出复杂断裂的线条,把窗外依旧忙碌的图像撕扯得模糊隔膜。闲心,这个城市确实不多,但是我已经慢慢看到了,真是奇妙,从前没什么不顺心的时候看广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如今在此艰难岁月倒是觉出广州的可爱来,虽然这依然是个空气不好到不适合步行的城市,但是,偶尔竟能看到脏脏的珠江中窜出鱼来,又,清晨有安详的老人健康,及刚冒芽的小花,散步的蚂蚁。早上跑步的方向刚好是迎着太阳,我知道当我停下喘气的时候那火红的能量之源又上升了一点点

我年轻的上司说,广州是个比上海更孤独的城市,我笑,为何要把孤独当敌人呢?

命运一直待我不薄,比如这样近人情的上司,比如在很需要的时候赠我一个恰到好处的室友,最重要的是给我一个无与伦比的母亲——我知道这很夸张但我坚持这么认为。

前几天,我快五十的妈妈竟会乐意跟我一起爬只有小路的山,去露营。山路并不好走,我们刻意避开了会有游人的路,选择溯溪而行。说是溪,其实是呈不规则小瀑布分布的山涧,水流很急。路途并不顺利,有少数地方需要四肢攀爬,妈妈没有丝毫老态,这几年我们每年在一起的时间大概都不超过十五天,年年见到我都觉变化不大,在母亲却是牵肠挂肚,每次都对我身高体重增减评价不停。——我总怀疑是我看她看得不够仔细。原来她每次都说她还年轻的底气是真的。这些年她源源不断传递给我的能量也依然旺盛。妈妈说在她常做的梦里,我总还是三四岁的幼儿,什么都需要照顾,什么都不会,走路带跑磕磕绊绊……醒来多少有些惶然,那个小小的人儿如今已经不太需要她时刻照顾着了,又总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照顾,坚硬得不可爱。任凭母亲怎样向我在的方向矗立眺望,我只是一直朝前走着,留给母亲渐行渐远的背影。而母亲,从来都鼓励我继续往前走,向远方,她愿意只是眺望。而女儿往家的方向望的次数很少,五年来这是第一次非过年的时间回家,且多少有点动机不纯。

很久没来这里,今天来发现上面这个8月23号时候写的草稿,已经忘了原本是想说什么,就这样放在这里吧,无论逻辑与否,纯粹是流年的纪念。“三春晖”曾经是我送给妈妈的几个字,好像是上初一的时候,在我家墙上挂了很久,现在已经不知所踪,大概是妈妈已经收起来了,回去要记得问问,呵呵

相关日志: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冬日暖洋洋 小餐馆的一家人    气温终于到达冰点,雾气蒙蒙的灯光,我们哆哆嗦嗦地冲进图书馆附近的一家小店,这里有我很喜欢的老鸭粉丝煲。再冷的天,吃总是很开心的事,这个时候...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
锦年素时 近日借宿在朋友家里,在这个仍然没走完夏天的城市里,这个小小的房子淹没在一大片城中村中,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没有热水器,没有网络,整个世界,就只有电灯和电磁炉跟电有关,仿佛除了灯在这里根本不...

三春晖》上有3条评论

  1. 八月你总是很感激,淡淡的却很真诚的感激,让看到的人也不由会觉得生活真的待人不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