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康

今年初一月在深圳还穿了短袖,没料到广州也会有冬天。加班到这个时候也不全是为了公事,在冻不死人的天气,冻不死的年纪,抵御寒冷的能力原本跟心理坚强度有莫大的关系

这个写字楼在广州大概小有一些名气,再晚出来总有出租车停在那里等客。现在已经习惯出租车里的沉默了,以前我坐到哪说到哪,完全一话痨,现在,没力气了,觉得累。

司机很细心的在我上车后把车窗关上,自言自语:“你们女生,怕冷。”

一会儿,司机手机有信息,看了几十秒,看得我心里直打鼓,车还开着呢。他把手机递给我:“妹子,帮我给你嫂子回个信息好吗?”很中原的口音,很北方的说话方式,听了怪亲切的,虽然我一直离北方很远。回什么呢?就说:“生意一般,不用担心。这里天气不冷,不用穿棉衣。”我照他说的打。“呃……还是说生意还好吧,不用担心别打了。”好。

打好给他看,他看了看:“妹子再帮我加句话,要她千万穿棉衣来,路上冷,到了再脱。”好。“这样可以了吗?”他看了几遍:“把穿棉衣那句后面用上感叹号。”

“嘿嘿,谢谢你啊,妹子!谢谢,你们年轻人打字就是快。嘿嘿,我跟你说啊,我老婆要带我儿子过来,我还没见过那个大胖小子呢!”

“哇,当爸爸不久?恭喜恭喜!”

“给你看,就这小胖子,”他又把手机推给我,活脱脱司机的迷你可爱版,肥嘟嘟的小脸笑得眼睛都没了,“傻乎乎的,样子可乐了!两个月了,呵呵呵呵……就要来了”他接着说:“他们来了,就不想让他们走了,在这里呆着,一家人要在一起。”

司机呵呵笑,我也笑得暖暖的。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在大大的、嘈杂的环境里,可以很自信的在心里说:你们,奈何不了我!——你们,是空气里那些吵吵的分子

从清澈淡定眼神的拥有者到一个完全没有头脑的小女人,需要多少个基因重组的激烈变化?只要一个步骤。唯一可喜的是,虽然存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流动,内核还在,就是那一个,还是会因为这样的琐碎感动,因为这样一个感叹号,不足为外人道的感动。要怎么告诉你,哪怕这完全是幼稚的表现,亦是我心境快乐过你很多的原因,还有,这样清澈的感叹号才可以去掉你在泥淖中惹来的腥味。

想起远方的燕子,上次关于你的信息,是夕阳在各种物体轮廓上的映射,你说,因为房地产的冬天,这个冬天会是艰难的,我相信。我还相信的是,你拥有用一点点阳光就熬过一个长长的冬天,拥抱春天的能力。

物以类聚真是一点也没错。

冬天,祝福一切安康,尤其是亲爱的金莉

相关日志:

生如夏花绚烂 我的外公叫“永明”,他说我妈妈是“立”字辈,我是“正”字辈,我的外甥侄儿们是“大”字辈,如此,他定下了四代人名字中的“永立正大”。 外公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是面目可憎的,因为他“凶”,我小时候讨厌的...
意外之喜 现在的办公室在36楼,下班的时候刚好是华灯初上,每个经过窗户的人都会下意识往外一瞥,高低起伏的霓虹,簇拥车水马龙,慢慢朝前移动,任凭流光飞舞,那车流的速度永远堪比蜗牛,也许是距离的关系,这速度总不见长...
冬日暖洋洋 小餐馆的一家人    气温终于到达冰点,雾气蒙蒙的灯光,我们哆哆嗦嗦地冲进图书馆附近的一家小店,这里有我很喜欢的老鸭粉丝煲。再冷的天,吃总是很开心的事,这个时候...
橘子黄了     又是一个桔黄喜熟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都有那么些时刻恍若回到青涩懵懂的当年。那片桔子园,是我的秘密领地,每次我想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收留我的地方,与学校一墙之...

一切安康》上有3条评论

  1. 好温暖的司机 那样的一家 好幸福 一直很喜欢张胡的这四个字 岁月静好 念在口里都有种悠长的味道 结束的一个好字让口腔张的圆实饱满 把一个静字隐在其中又没有抹去 配上岁月 很美 就像你碰上的司机 祝一切安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