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康

今年初一月在深圳还穿了短袖,没料到广州也会有冬天。加班到这个时候也不全是为了公事,在冻不死人的天气,冻不死的年纪,抵御寒冷的能力原本跟心理坚强度有莫大的关系

这个写字楼在广州大概小有一些名气,再晚出来总有出租车停在那里等客。现在已经习惯出租车里的沉默了,以前我坐到哪说到哪,完全一话痨,现在,没力气了,觉得累。

司机很细心的在我上车后把车窗关上,自言自语:“你们女生,怕冷。”

一会儿,司机手机有信息,看了几十秒,看得我心里直打鼓,车还开着呢。他把手机递给我:“妹子,帮我给你嫂子回个信息好吗?”很中原的口音,很北方的说话方式,听了怪亲切的,虽然我一直离北方很远。回什么呢?就说:“生意一般,不用担心。这里天气不冷,不用穿棉衣。”我照他说的打。“呃……还是说生意还好吧,不用担心别打了。”好。

打好给他看,他看了看:“妹子再帮我加句话,要她千万穿棉衣来,路上冷,到了再脱。”好。“这样可以了吗?”他看了几遍:“把穿棉衣那句后面用上感叹号。”

“嘿嘿,谢谢你啊,妹子!谢谢,你们年轻人打字就是快。嘿嘿,我跟你说啊,我老婆要带我儿子过来,我还没见过那个大胖小子呢!”

“哇,当爸爸不久?恭喜恭喜!”

“给你看,就这小胖子,”他又把手机推给我,活脱脱司机的迷你可爱版,肥嘟嘟的小脸笑得眼睛都没了,“傻乎乎的,样子可乐了!两个月了,呵呵呵呵……就要来了”他接着说:“他们来了,就不想让他们走了,在这里呆着,一家人要在一起。”

司机呵呵笑,我也笑得暖暖的。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在大大的、嘈杂的环境里,可以很自信的在心里说:你们,奈何不了我!——你们,是空气里那些吵吵的分子

从清澈淡定眼神的拥有者到一个完全没有头脑的小女人,需要多少个基因重组的激烈变化?只要一个步骤。唯一可喜的是,虽然存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流动,内核还在,就是那一个,还是会因为这样的琐碎感动,因为这样一个感叹号,不足为外人道的感动。要怎么告诉你,哪怕这完全是幼稚的表现,亦是我心境快乐过你很多的原因,还有,这样清澈的感叹号才可以去掉你在泥淖中惹来的腥味。

想起远方的燕子,上次关于你的信息,是夕阳在各种物体轮廓上的映射,你说,因为房地产的冬天,这个冬天会是艰难的,我相信。我还相信的是,你拥有用一点点阳光就熬过一个长长的冬天,拥抱春天的能力。

物以类聚真是一点也没错。

冬天,祝福一切安康,尤其是亲爱的金莉

相关日志:

礼物 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川滇进藏的必经之路,横断山脉的东北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交汇处,有一个地方,叫昌都。 这个地方因为和四川云南交界,又因为离拉萨很远,所以其实向来是一些不安定因素比较存活发展和...
秋灯琐忆 第一次看到《秋灯琐忆》是初中时祖父从图书馆拿来的书里,想必是和《浮生六记》放在一起的,我拿起来翻了几下。尚不到豆蔻之年,少年的心跳跃而伤感,只会被风起叶落的纤细忧愁吸引,看不得这寻常日子的文章,加之古...
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
桂子香 仿佛是一夜之间,走到哪里鼻子里都有若即若离的充满桂花的味道,微甜不腻,呵呵,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有些小小的骄傲,好像这桂花飘香和我有莫大的关系。其实完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这天地间的嫩黄色的精灵,是造物主对...

一切安康》上有3条评论

  1. 好温暖的司机 那样的一家 好幸福 一直很喜欢张胡的这四个字 岁月静好 念在口里都有种悠长的味道 结束的一个好字让口腔张的圆实饱满 把一个静字隐在其中又没有抹去 配上岁月 很美 就像你碰上的司机 祝一切安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