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信快乐

深夜,按错一个键,邮箱回到很早的一个页面,看到有在拉萨时候写的信,惊讶我居然还写过这些,我看那些稚嫩,想抓住一点尾巴。也把我带回我一直想不起但从未忘记的一段时光。我还是很喜欢写信收信,写信收信都快乐。手写的最佳,电邮也好,只是越来越匆忙,越来越少。这是,2007年6月

—————————————————————————————

Hey ZL,

刚打开这个页面想开始给你写信,突然想起今天要完成一篇稿,找出几年前第一次上高原的时候认识的一位朋友的blog,本来是想找关于西藏的内容却很巧看到关于我们在一起的两天的文字,想起那段旅行的一些点滴,想起一些人,突然惊觉那不过是两年前的事,曾经以为的刻骨铭心却也不过做了时间的俘虏

呀呀,不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会吓着你的,呵呵,毕竟你认识的我实在是活泼得可以。

院子里飞来一群小鸟做客,呵呵,我的办公桌的位置正好临窗,我的单位——一个文化传播公司是个藏式的小别墅,有个很不错的院子,院子的三分之二种了草,长势还不错,曾经一度被一同事撒了肥料,结果疯长到可以和红高粱里那高粱地的高度相比,后来我们把它剪得低了,看起来舒服多了,偶尔会有别家的大狗一声不吭地走进来,又一声不吭地在草地里转悠,最后又一声不吭地走掉——这里的狗是真的大,身长都在一米以上,——它们就是这么悠闲自在,这在上海是不能想象的,没有人牵绊的狗那是流浪狗

说说我的工作吧,现在好像还没有很进入正轨,因为这个公司有些管理上的问题,常规工作是两本杂志,盈利的部分是和西藏各区市的旅游局合作搞些旅游节什么的,据说不久就有”茶马古道媒体探访”和”雅鲁藏布大峡谷旅游节”,我不喜欢这个老板,现在吸引我留在这里的最大原因是可以到西藏各地去出差,不知道这是不是老板忽悠我的,不过,有经历是好事。

虽然对自己和这个公司将来的关系不确定但是拉萨是不同的,不管我是不是会一直在这个公司我想我会在拉萨待下来,刚来的时候觉得这简直是不适合人类生活的城市,因为自然环境的缘故,不过现在已经不知不觉喜欢上这里了,这里的空气很干很干,干到会忽然有窒息的感觉,可是很自由,而且有些纯粹的东西极有可能是世界仅存的了,我很贪婪地吸收这样的东西

在拉萨有这么一帮拉漂,自由散漫,随性工作随性辞职,随性的做些小生意又随性的旅行,好像一切都不用对谁谁谁交代,一切都那么天经地义,我还没能完全接受这样,我还是相信太没负担了不是好事,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累了(其实在拉萨这是不大可能的事,只是给自己一个晒太阳的理由,呵呵),就坐在办公室门口台阶上晒晒太阳,看看蓝的让人没有想法的天,更没想法了,在拉萨人都会变懒,不光是身体上,思想上都会懒,因为太安逸,极容易脑袋里什么都没了,我自己来了这里之后真是迟钝很多了

刚刚和一朋友聊天说如何如何热,这里还没有一点暑气,突然觉得是在不同的世界的错觉,因为昨晚下了雨,对面山上还顶着雪,隐隐约约的白

我明天会回上海,考试,在上海时间很少,就不去找你了。

你说家人反对你考研?那真是奇了,好像大人家都希望孩子考研,要不就一定是你现在的工作他们觉得很好了?

先说到这里吧,我确实是有个博客,http://muchmi.blogcn.com,虽然现在因为网络问题很少更新,不过关于现在的生活还是可以觅到踪迹的,没怎么告诉认识的人,你去就去吧。

我突然发现这是我在西藏给平辈写的第一封信呢,呵呵,因为在这里变懒了

祝好!

HZ

相关日志:

何征途(五) 离开蝴蝶泉之前,何征再去洱海边吹了会儿晨风,湖边刚醒的牛怔怔的看着她,鸡叫得急,趴在地上的狗从睡眼惺忪到蠢蠢欲动只用了几秒钟,狂吠着又不敢上前。湖边的小木屋安静的吹着风,想来洱海夏日的片刻宁静都在早上...
陪我歌唱 睡得不好,天还是黑的便醒了,听了一段别人推荐的阅读周嘉宁《一个人住的第三年》,看这位文艺女青年和食物的纠结和自我陶醉,心里窃笑,才一个人住了三年而已,已经这般自我怜惜。随即想起我走出一个人住的状况之后...
礼物 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川滇进藏的必经之路,横断山脉的东北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交汇处,有一个地方,叫昌都。 这个地方因为和四川云南交界,又因为离拉萨很远,所以其实向来是一些不安定因素比较存活发展和...
长恨此身非我有 我听Avril的《Girlfriend》这样热闹的歌,查我工作需要的古史资料,居然脑袋里能冒出这句词: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相对地说我是个率性的人,然而终究,我还是会&ldq...

收信快乐》上有2条评论

  1. 我来了,一眼的淡绿鹅黄呵。
    你的声音悦耳明亮,眼睛温暖却隐含忧伤,很奇怪的组合,哈哈!希望将来你的眼睛向声音看齐,明亮!明亮!
    没得文采,只好偷用一下别人的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