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这次,总是要完成了)

如果任何限制都没有,我一定最愿意选择在春天出行,我想我还是个孩子,喜欢水灵灵的那种鲜艳,春天,最合适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去了古雷半岛,仿佛是叫X仔村的一个小渔村(原谅我不想说得太详细,我实在还是不想太多人打扰·它)。我悄悄的去,悄悄的回,然后把这个岛这个村子的一些印象悄悄藏起来,不想与人道,后来被这城市的纷扰人事日复一日的冲刷,渐渐要忘却了。我又紧张起来,不会真的藏忘了吧,那么美丽静谧的人和岛,于是留下字句片段,抓住一些记忆的尾巴,或许有些东西在这种回想当中能慢慢浮上来

去古雷半岛的理由说来实在是很HZ,因为一个巨大的污染化学项目据说将要在那里营建,那个人口稀少的小岛,那片海域的宁静至此要消失,于是,我去漳州看土楼,硬生生加进了这个古雷半岛。去之前在网上能搜索到的关于这个小岛的信息实在少的可怜,毕竟那不是一个旅游点,连交通信息都模糊不清,我有些丧气,直到看到一个在外地的古雷半岛人的这么一句话:“我常想,等我老了,或是伤得厉害了,就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这句话很打动我,当时想着就算用走的,也要走到那里瞥一眼

去古雷半岛前的折腾我已经模糊了,早上六点多开始,从同市书洋乡的塔下村陆续转了六七个车才在下午两点多颠到一个破旧的车站。说是车站,其实只有一个三面墙、无门的小木屋子,加几辆门需要手动的中巴在侯着地面上一层黄黄的沙,窄窄的街道两边一堆一堆的贝壳,在太阳的曝晒下不停传递出湿腐的味道,有个小孩子在跳绳。我向小朋友问话,她愣一下就跑了。出来一个刚洗完头的女人:到哪个站?我说:呃,你有没有地图什么的?或者,给我介绍下?她上上下下打量我,朝旁边的墙一指:地图。哇,半面墙的地图,虽然有些字迹已经和木头长成一块儿难以辨认,好歹让我有个直观把握。古雷半岛是狭长弯曲的一个岛,地图其实很简单,一条线从这个车站一直朝东延伸,在这条线上有十来个点,那些点就是村落,它们分布得没有一点争执的样子——我实在想不到更合适的词形容这种规整,没有交集,按这条线向海延伸。它们都叫什么什么仔村,我挑了个我认为名字好听点的。

相关日志:

天高我独行-甘南12    上车想着尕海的种种,已经觉得非常不虚此行了,甚至朝出了我的期待,所以下一站的朗木寺对我而言更是额外的恩赐了。   朗木寺地跨甘川两省,...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天高我独行-甘南16     下山的路不好走,不时需要跨国水域,因为我鞋子不防水,贝贝坚持她先过我再过,我感动,说自己幸运,昨天冬也这样,贝贝说,你小嘛!。回到有人住的地方得知我们刚...
天高我独行-甘南15     8月16号  我的闹钟五点整准时响起,我洗漱完毕叫醒贝贝,两人在黑暗里蹑手蹑脚忙乎了半小时,把该拿的都拿上,贝贝胃不好,她先生在她的...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