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要大声唱歌!

看宫崎骏的电影《龙猫》的时候,我第一次幸福得哭了,你要相信我那时并不是个爱哭的人。现在,听《阿淘和孩子一起下课啦》这样的音乐,我又一次觉得幸福,这种幸福似曾相识,如同当年看《龙猫》。我在想这是否就是小学时老师说的那个叫“通感”的东西

奇怪的是,听着这些从小河小山小兔子小东西着眼的小歌儿,引起的想象却永远有辽阔的背景,大山,大海,大大的云朵,大大的天,大大的星空……在这辽阔的怀抱里,又不缺乏细节,一群小朋友在嬉戏,山鹰追着兔子跑,囡囡指着天上的星星问银河在哪儿,阿婆眯着眼睛摇摇篮——那摇篮里的小小人儿,或许在听阿淘唱歌,呵~

  • 关于孩子。

《加了蜜》。听出来了吗?那个故意把青梅竹马的“竹”念得很用力的顽皮声音,我几乎要看见他偷笑的表情,和后来大家一起温柔和声时他脸上的认真。“红红的面颊,加了蜜”。于是我也笑了。

第一次听这张专辑是在收音机里,主持人说,那时他们在乡间,每日安静闲适。有一日黄昏,叫婷婷的小朋友来家里玩,一边摸石头(一只狗),一边很认真很专心的笑嘻嘻的对着石头说:“石头,我要回去洗澡洗香香,等一下来跟你结婚,你不要走开唷!

——每个人都有过过滤的机能,对能接触到的一切事物,孩子们过滤之后展现的,大多就是这样了,一是一,二是二,没有多的矫饰,能直秃秃看到那些跳跃的活泼的心思。一只狗,一块石头,就是一整片天堂。

  • 关于温柔。

实际上,温柔这个词是我听陈永淘歌的第一印象。长到一定的年纪,我才开始明白温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得有一定的气度垫着才可以。不然,那不叫温柔。《看天河》里,未来是怎样的?所有孩子的心里都有这个问题。可是这个问题要问谁呢?问谁呢?目光投入天空,那里永远看不尽,无限大的想象。阿淘说,

“想带你去有萤火虫的地方;

想带你去有很多蜻蜓的地方;

想带你去有很多鱼的地方;

想带你去 带你去 看银河……”

坚强起来,才可以温柔,切格瓦拉说。阿淘在唱这一段的时候,我听到一些惆怅、很多无奈和惋惜,幼年乡间生活的一去不返,怎么说与这些新生的孩子们听?那种悠悠的叫乡愁的东西,那时候,萤火虫、蜻蜓、鱼,那么寻常,现在,仿佛只存在于童话。繁华过尽,乡村、军队、都市、又回到乡村,阿淘化身为一个温柔的转述者

  • 关于怀念、惆怅与思考

尽管这些歌听来轻轻柔柔如夏日清风,但,对生活采用一种回望的姿态的时候,总有一些东西是沉甸甸的。

《新竹风情》。这有点像一首山里的情歌,但并非爱情。九月的东北风,峨嵋的月色,穹林小妹像花旦般漂亮,六家花鼓打到竹北,心花开。——曾经是这样的,乡村的人们因为一些传统活动欢欣鼓舞,山里的人们彼此认识,或为宗族,不是现在这般邻里不识,开心,并非那么难的事

《童年》。“老阿伯闭着眼睛/张着嘴巴正在睡午觉/他的老伴笑眯眯的用扇子帮他扇凉”。日子溜走了,我也老了,我跟你们说我的童年,你们不要笑,安静的听,安静的听

《水路》(另一张专辑的)。“梦见自己在四百年前的淡水河撑船/原来这条水路老早有人在这里过活儿/一群边唱歌边钓鱼/在水路上行船生活的人”——阿淘不停的唱过去的生活,过去的风景,过去的人,频率高到仿佛这是他的责任

  • 关于台湾

台湾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好奇的地方。我好奇,那里生活的,是我们同族的人,可是那么不一样的文化。一方面,他们渗透到世界各地,滋生着各种多元的思想,他们有打架的政府官员,他们也有把前总统关进监狱的体制,他们还有那些被正统视为不登大雅之堂的娱乐业供我们嘻嘻哈哈,却也有从小背诵三字经、千字文、增广贤文的教育,还有更贴近本质的国学普及——有时候我觉得,更像中国人的人在对岸。我不觉得奇怪,内地没有阿淘、陈明章这样的音乐人及其他许多人文的音乐,或者说,没有肥沃的土地能让这样的音乐人让大众知道。很久很久,少了往回看往自己看的姿态

  • 关于音乐

唱歌的人有抖音,有不整齐,因为这些孩子没有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但是他们熟悉自己的生活,熟悉田间小路,熟悉妈妈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唤,还有所有乡间能动的不能动的精灵。范宗沛的编曲,没有任何前卫的乐器搭配,没有喧宾夺主。有赶拍子的瑕疵,也有故意用力唱的顽皮。总之,它不完美。但是我心里的音乐是这样的,它不需要完美,它需要的是碰一碰你的记忆、向往、烦恼、享受等等一切不可完全名状的心思,然后产生一些情绪,这些情绪或许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但它的范围够大,够广,够你天马行空,开辟一个与现实相交或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阿淘和孩子们一起下课啦》碰到了我,并让我欣喜,回味,感恩,安静

据说制作人从唱歌的孩子们那里捡到一句话:快乐的时候若不唱歌,快乐就少了一半;不快乐的时候唱歌,不快乐也少了一半。呵呵,有道理,所以今晚,我也要大声唱歌

相关日志:

像一场平静的奇遇 第一次聽到《水色》是在前年四月的林芝,那個被稱作雪域江南的地方。那裏確實青翠,濕潤,南迦巴瓦峰,雅魯藏布峽谷,苯日墨脫,尼洋然烏,住著童話般紅色房子的珞巴人,還有我喜歡的米林小城,它很美,美得好像沒...
齐·音     嘈杂的会场,耳机里突然响起这首歌,刹那所有喧哗退场,整个世界只有他的声音,周围依然很多人影晃动,都只是虚无的,背景  &nb...

今晚,我要大声唱歌!》上有4条评论

  1. 老帽儿你还真有耐心,以我这样的更新频率你也看得下去,呵呵 ;-) 你应该会更有耐心解开一点束缚才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