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系统

image

我很想把自己的身体揍一顿,可是当然不行,所以只能和它商量,哄哄它,早上起来我楞是对着镜子里的它微笑了一分钟,谄媚得不行,然后我拜托它今天别再让我活动不了了。它还算够意思吧,虽然有些鼻涕眼泪的不雅观,但今天,托它的福,我算是正式开始这里的生活了。

今天受到的冲击最大的来自于对系统化这件事的理解。我从浩瀚的新生周信息海洋中捡出我认为值得做的事情并给它们排了个队,按着自己的日程去做,可是刚出门就碰了钉子,先是学生卡那里今天只办医疗相关专业的学生,再是警察注册需要网上预约,然后是注册对应的医生需要事先打印一张表格,填好后和学生卡一起拿来。——虽然来之前就对西方社会这种系统化和细分化的个性有所领教,但到了这里更加觉得无所适从,这三件事,分别在三个地方,交钱,宿舍报道,钥匙管理。。。只要有个名目,就有单独的管理处和办公室,这种细分化是否必要先不说,单是在医疗注册处门口贴一张纸告诉大家要先回去打印一张表填好就很可笑,为什么注册处不能把这无聊的表打印出来放在门口让大家填呢?仔细回想一下,在这种系统下生活的人虽然懂得要预约来避开排队的等待之苦,但却硬是转不过弯来可以现场填表这件事,所有需要注册的手续全都是事先要填好表的,哪怕到了现场也只能被遣返。而常常,这些至关重要的表格只有几个简单至极的无聊问题,完全是一分钟内可以解决的事。更有甚者,在学校办好的有些东西校方会用传统邮政寄到宿舍,话说从办公室到宿舍有时候只要步行五分钟。听说法国也是这样操作的,——仿佛每个在这个系统里生活的人头脑中都放置了一个信条,所有的事情必须线性的、细分化的处理,任何跳格或合二为一的做法都是不能容忍的。时间就在这种按部就班中匆匆的走掉了。又忍不住想到矫枉过正这个词,我相信当“预约”和现场直接办理这两件事情同时存在并可行的时候,是这个系统既有灵活性又有条理性的黄金时期,而一旦变成只能预约不能现场办理,系统就变成凌驾于个人之上的铁律,按部就班、繁杂和尾大不掉就成了这个系统最大的特点,效率上的损失自然不用说,对人的思维的伤害更可怕,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人很难不对系统逆来顺受。系统不是个坏东西,但一旦过了度,就反客为主了。

今天才发现爱丁堡大学的中心区域原来是个很热闹的地方,收了一堆传单,穿梭了一片的各种活动场所之后,我意识到,是真的回到学校了,怎么疯怎么放肆的人都有,学生的单纯友好也多,随随便便就能搭讪到人,还个个热情奔放(P.S.:今天还在病态中,搭讪的事不是我做的,是同行的美国人Lee干的)。

—————————困了的分割线——————————

本来还有很多想说,尤其是关于一个西藏电影的,今天的能量又用完了,没吃好呀。。。困的不行,先睡了。跟自己说晚安。对了,发张照片,热闹的Tevio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