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墙之隔的大是大非

image

早上起来阳光大好,连窗外的青草都看出呼吸的韵律,负责卫生的波兰阿姨逢人便说今天天气好呀真是好,爱丁堡很难得有这样的天气,我听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为未来的糟糕天气发愁。

发愁的还不只天气。吃,才是最要命的,我做梦都是米饭米饭米饭,辣椒辣椒辣椒。。。

言归正传,昨天被一个叫“西藏食物和电影”的活动吸引到Teviot,就是那个著名的活动中心,本以为这会是个由藏族人参与组织的协会,结果去的几乎全是白人,还有不多的几张是南美和南亚的脸,中国人,意外的是只有我一个。一个看着像欧洲小国的男生在门口拿着普洱茶接待,介绍说这虽然不是西藏的茶,但是西藏的邻居,一个叫云南的省产的,西藏人常常喝这个茶,blablabla……电影,并不意外,放的是关于答濑的,并以他在西方人中熟知的名字命名。讲的是答濑从被选为(或者应该说,被找到并成为)答濑到他“被迫”离开中国的故事。在这个电影里,西藏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侵”,西藏这个“国家”被无赖的吞并了,西藏的人民从此遭受无根之苦,在这个电影里,答濑是个英雄,他为了他的人民和民族的保存不得不接受中国政府的招安,舍小我而完成大我。——这所有的情节和说辞都没有特别让我意外,甚至,我也没有丝毫“血脉喷张”,我心平气和,我想听听不一样的说法,也试图揣摩另一条逻辑线。如果单看这个电影,一切贬中挺答濑的态度都是顺理成章的。

真正让我的意外的是,这整个电影中的大大小小的道具全都是地道的“藏”式,包括仪式,也包括头饰,使用的演员,也都是地道的藏族人,但,他们全都用英文对白,注意,不是后期配音!藏族同胞们在电影里英文说的自然,电影外的西方观众们听得也自然,唯有我这个中国人如坐针毡:他们哪里学来这么流利的英文,又仍然保持着藏族人独有的势态语和行为习惯?这么这么多讲英文的藏族人又是怎么被集中起来的?电影甚至还有相当部分取景于布达拉宫,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越深入想,越是不安

就在答濑的反华故事在这个小厅里如火如荼的演绎着的时候,一墙之隔的大厅正在上演爱丁堡华人的中秋联欢会。打开那扇门,是华人的欢声笑语,关上,则是答濑及其拥护者对中国的痛斥——它们一起,在这栋楼里和平共处着

电影之后,我问旁边偶遇的美国人以前知不知道这些,她说知道大概,但不知道细节。我没问她的看法,因为那是个答案既定的傻问题。倒是她问我怎么看,我说,我有不一样的版本,也有不一样角度,撇开谁在歪曲事实不说,至少除了政权更迭还可以看看一些制度的生死,毕竟影响人民的生活的,不是谁当权,而是制度。解放军当年在西藏消灭的东西里,和你们的南北战争要消灭的东西,是一样的。她说是吗?我说是,然后都笑了,我们都知道这个话题应该到此为止。

——————————我又困了的分割线————————————

我看了最近几篇废话知道我遭报应了,那么长时间的懒惰,完全不动笔,就变成这个德性了。唉,我又困了,今天的事只能明天说了,话说猪是不应该这么辛苦生活的呀。。。

相关日志:

狐狸先生,请来拜访我 刚去到运动社团展示会的时候我真的愣住了,因为入口在二楼,可以看到一楼展示会的全貌:有在玩相扑的,有在打拳击的,还有舞剑的,太极拳的,各种眼花缭乱,甚至还有一架飞机停在场边,那是飞行社的,配着旁边在玩极...
想象西方的想象 这几天睡得都很不好,每天早上醒来都能想半天梦里的事,因为太清晰了。我仔细的想了想,发现这是因为压力大的缘故。真正开学的第一周是这样的:当我第一堂课发现自己并不太能听懂希腊老师在讲什么的时候,我...
亲亲我的第一顿饭! 今天写博客的地方有些特别,在一个教堂里,音乐社正在这里排练,因为消息错误误打误撞到了这里,没想到虽没有期待的Ceilidh,却有不算成熟但悦耳的交响乐。我想流行乐永远比不上交响乐的正是交响乐无...
伪气势磅礴的开端 老早我就打定主意,这次走过西藏之后一定要记录下来,如果有时间还要把这几年落下的行走和情绪也记录下来,可是临了还是一片空白。我安慰自己是因为新阶段的准备工作太繁琐,又放过了自己。自责到了一定程度后我终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