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没忍住还是开了音乐,听到黄慧音的《药师灌顶真言》。然后想到了宗教这件事。

第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其实不是藏区而是回族人聚居的地方,一个清真寺,其实连有什么仪式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建筑,六年多以前我是这么形容当时的感受的:”直到看到新华寺,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总之吸引了我,很想一窥究竟。于是像作贼一样偷跑了进大门,正厅是不敢进的,门口有几双鞋,我知道里面有人,往前看,空旷的大厅只有几个跪着的背影,虔诚的与安拉说话,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和他的安拉。偌大的厅干净得我没有了丝毫要进去的奢念。想起《书剑恩仇录》里的香香公主,想起陈家洛在她与霍青桐之间的徘徊,忽然明白了他的选择。……在这样与神对话的厅中,虔诚而柔弱的女子会有种”神性“的别样的美丽。“——那时我尚不足二十岁,竟要借用武侠小说来表达彼时心中的波澜,只是隐隐的觉得那种祈祷是排他的,是”唯我“的,是能让世界都隐退靠后的。

后来经历了甘南夏河拉卜楞寺的法会,郎木寺的天葬台,被震撼到回到上海很久都在回味。再后来在西藏生活见多了磕长头的人,从最开始的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到后来习以为常,不解的同时也被吸引,一有时间就跑到大昭寺门口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莫名其妙的沉迷在藏族人磕长头的氛围里,自己也肃穆起来。甚至在离开西藏的时候只带了本关于藏传佛教解经的书。

宗教确实有一些无法替代的力量,连我这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曾试图主动接近宗教过,在曾经很失意的时候刻意去找身边的寺庙,也确实曾得到过些许的平静。

宗教在社会构造中一直是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在当今中国的社会里,宗教却是个尴尬的缺席者。说它完全缺席也不对,它其实一直很模糊的存在着,只是没有边界,也没有清晰的影像。

我出生在一个相对落后的地方,那是湖南南部一个县城旁边的小镇上,属于既不是农村又非城市的尴尬地带,我的奶奶虽说不会初一十五都拜神,但我知道她心里头是有菩萨的,我的外婆一辈子不吃牛肉和羊肉,据说是因为宗教信仰,可是她并不承认,所以我也问不出来到底是哪个佛的意思,每次提起外婆就绕开话题。在温州厦门广东这些发达地方的农村,也不鲜见对各种神的祭拜。只是中国的宗教形式,不论是仪式,还是宗教建筑、宗教教义的传播上,都处于似有似无的状态。相较于中国之外的各个有宗教信仰的国家,这要称为宗教信仰确实有些牵强。

因此,当越来越多有悖中国传统伦常的各种坏事出来的时候,有人惊呼这是消灭宗教信仰的恶果!发出这种呼声的大多是知识分子,不乏好些我向来尊敬佩服的学者,凤凰甚至专门基于此做过系列专题。但对于这个观点我有别的看法。

最普遍的论点是:因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人们的”恶“没有了底线,可以无所顾忌的为所欲为。可是如果这个社会像别的国家一样充满着宗教信仰呢?我能想到的基本一点是,很多事你都不会再怀疑了,因为那是”神“的旨意,因为信仰不需要求证,只要坚信其正确就行了 。如果按照构建宗教社会的惯常做法,人从出生开始就会被归为某一个宗教,他/她将会完全执行他/她的神的一切指令,包括花大把的时间在宗教仪式上;包括生活各种讲究——饮食的,性别观念的,对某种生物特别的感情,清洁习惯,作息等等等等(我不想列举任何论据,因为我尊重所有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这一切,都没有为什么,也不允许有为什么,执行是信徒唯一的选择。说到教义,这一点就更加明显了,如果一个人不被允许有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只能将”神“的价值观作为自己的价值观,那他/她如何成为他/她而非任何其他一个信徒?

再换个角度,如果说中国现在如此泛滥的社会问题是因为中国人缺乏宗教信仰,如果说没有宗教信仰是”恶“的源头,那么如何解释西方社会比中国更多耸人听闻的变态事端,人们给这种人取的名字是”反社会人格“,这些反社会人格中有多少是世界最大两个宗教的信徒?我没有统计过,但至少希特勒就是个基督徒,不管后来的基督教徒们承不承认

因此,宗教信仰绝不是那个可以拯救中国社会的”药“。中国社会当今的各种乱世岂是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改变的,这是一个巨大且复杂的需要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系统工程。但正如之前所说,宗教有它不可替代的力量,比如西藏,在过去那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如果没有宗教信仰如果没有”神“,人们会很难生活下去;又比如各个宗教的教义都有其独特的价值观,其中不乏对社会有极大促进作用的教条。

所以,不管信或不信,都该有个度的问题,如果是基于独立的对社会的思考基础上,选择信仰一种和自己价值观相近的宗教,那是值得尊敬和推崇的;而如果不信,也还是应该有个信仰,它不一定是宗教,但是是人生的指引,是认为值得追求的东西。——后者当然是理想化了,不过,”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听听看,黄慧音的《般若波若密心经》 ,会不会得到一丝平静:

 

 

相关日志:

皮肉之苦而已 天边的最后的晚霞一点点的被吞噬,站在高原的高处有时候真的有种错觉,连那晚霞都是在和我一样高的地方,只要我朝它走去,就可以触摸得到。 寺的墙上有东西在发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枚枚镶在墙里的硬币,有...
影记1-201203 假装看不到自己的任务列表上一排排的事情在张牙舞爪,记录下最近看的几部和中国、尤其是和工人有关的纪录片,很快又要忘记了。 1. 《中国》安东尼奥尼 意大利 1972 我猜这大概是世上最被附着政治意味...
让子弹飞了以后 每次有人跟我说水深火热这个词,我就唯唯诺诺一起扼腕感叹,但每次进而发展到遥想某年及某年多少英雄豪杰的揭竿而起,我就会拿《让子弹飞》说事儿:革命吗?然后呢? 鹅城是中国。这个小小的世界自成一体,黄四郎...
从angel face到流水线 我看着眼前这个小人儿,没办法不在心里暗暗赞叹和涌起怜惜,黑黑的齐肩直发加一根白色的头箍左侧缀着一只蝴蝶结,黑色的背带裙配白色衬衣,黑色的小皮鞋里面露出白白的袜子,小小的面孔每一寸都透着精致,小女孩特有...

信神不信神》上有2条评论

  1. ^_^ 其实如果没有宗教有主义也不错啊,回想文革之前,还不是一样过的蛮好!不过宗教可以自圆其说可以持久,主义却不能持久。当然没有宗教也没有主义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就只剩下金钱和短期的欲望了!^_^

    • 正是这个理,不论宗教或主义,只要有一个社会的价值观就不太可能空洞,中国人对主义已经怕了,宗教又不让进来,就这么不伦不类的凑活,很可怕。是要有信仰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信仰什么,我也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