叽歪时光

叽歪是2008年开始的“饭否”、“做啥”、“嘀咕”那一批微博中的一个,2010年迫于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政策自杀,连尸体网站都再不能打开。再后来,才有新浪腾讯这些风生水起的微博。如今的新浪腾讯都太热闹,很怀念当时这样一个完全只给自己的“自留地”

2009-1-14 凌晨 广州

叽歪,慢慢的觉得跟你说话真是件很微妙的事,任何时候我打开Gmail,MSN,QQ,你总是在那里,再忠诚不过的样子。而且,这些话别人都听不到,只有你会好好替我记录

2009-1-14 傍晚 广州

亲爱的小叶子,我也曾经和你一样,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后来,我运动了自己的身体,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后来我再回来的时候就没那么冷了。要是,你也能跳舞就好了,在原地也可以

2009-1-15 早晨 广州

亲爱的树枝,过地道电梯的时候,我在听云端,前面有个女生的脚很有节奏的跳动,好像也听得到我的音乐一样。呵,我在猜测是什么让她这么开心,一个知心的爱人,一份喜欢的工作,一本可爱的书,还是今天有被阳光穿透的天?想着想着我也笑了。你呢?冬天你也一样会冷吗?你也该到西北去看看,那些坚挺的杨树。也许你会和我一样满足和喜悦。祝,你的冬天早点过去

2009-1-15 午后 广州

亲爱的电话听筒,我刚用你打完电话会议,发现我的英文还是远远不足以表达我所想。sign。。。早上公车里听到别人的手机铃声是和我一样的《八月照相馆》,我喜欢的歌,喜欢的电影,喜欢的李健,可是我都没有回头看看,都没有兴趣知道它是男是女。因为我现在知道了,都与某某贴近的人们之间不一定会相惜,相惜不是心意相通的两个人必须的事,那是奢望。你呢?每天听到那么那么多的话,认真的,虚伪的,开小差的,美丽的,丑恶的,有没有也让你觉得耳朵一亮的话,和人?还是听到那么多只让你觉得累,觉得烦,觉得无所适从于人类的世界?可是你也不愿意退休的吧,呵呵,像我现在离不开城市生活一样。祝,你多听到音乐!

2009-1-15 傍晚 广州

亲爱的那只小鸟儿: 你好。你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了,今年,你还有再去那个院子吗?在拉萨市西北的那个巴尔库(?天哪,我都忘记名字了)小区16(?)1-1,春天,你到院子里,我们互相看了好久好久。那个唱着歌经过而惊动了你的大妈还在吗?她的转经筒一定还是同一个,呵,她的声音很大气,是不是? 快两年了,你有没有飞过很多地方,是否会在别的地方与人对视那么久?我想你会的,你那么大胆;我又想你大概只会在西藏那样的地方与人对视,只有那种地方才能给你那样的胆魄 我一直记得你的眼睛,和神色。 如果你会飞过城市,请来广州看看我,或者让你的朋友来,我家下面现在有一个幼儿园,后面有珠江,我家阳台上摆着一辆蓝色折叠单车,你能找得到的。 祝:眼神不变。 正。

2009-1-15 晚上 广州

一听这首天边就能看到望不到尽头的路,真神奇呢!

2009-1-16 傍晚 广州

亲爱的影子,我现在在跟同事们一起吃饭。来的路上看到你,突然有些感慨,我看到你的频率似乎比以前低了好多好多,成日辗转于不同的房子之间,在一个个没有天空的小格子里让时间就那么溜了。偶尔想起,会后悔,信誓旦旦的说不再虚度后来也总流于空谈。是什么阻止了我实现对自己的诺言?我想到很多,但还不能完全说清。还在不久以前我还常常看到你,看你在昏黄的灯光下拉长又变短,又拉长,看到你,我看到自己的孤单,和你的忠实。你喜欢和我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就跟着我?我不知道,你的世界里有没有爱情,如果有,我想你就不会厌烦跟着我。在我经历的爱情里,是这样的。祝,你也有爱的感觉。你的朋友和最贴近你的人。

2009-1-18 凌晨 广州

亲爱的那只小鸟,还是我,正。本来今夜想写卡片给月亮,可是她一直没出现,我怕她收不到,于是我还是写给你吧。唔,我想说,我一切都好,至少,我装得一切都好。我想你知道人的,总是要把伤藏起来,面带微笑,仿佛这人生有多美好。如果你路过城市,你会看到很多绚丽的灯光,在夜里,和星月争辉,仿佛这世界真的美丽,可是,如果风偶尔吹起窗帘,你会看到有人不停的转换遥控器,有人来回的踱步,有人在无声哭泣,有人辗转难眠,还有人在互相指责咒骂……这是个必须带些面具的世界,这里不是你熟悉的西藏,少见那样灿烂的笑容。我是这个城市世界的一个小小部分,我也要装,装我割爱如换衣服,装我理智英明,装我刀枪不入,可是今夜——我装不下去了,我呆呆的坐在这个小房间里,看些照片,咀嚼一些伤痛和甜蜜,我得承认,痛比较多,所以我很冷。可是我又知道,这些痛与爱是普世的,我只好不太放纵自己的悲伤。天亮的时候,我要重新对着太阳微笑。其实,也不算太坏,我是真的相信,在被撩起窗帘的房间里,也有孩子在做功课,有人在弹琴,有人在削苹果给身边的人,有人依偎在一起,有人给心爱的狗狗布置温暖的家,有人在哼摇篮曲——我喜欢这样的人们,他们有趣。人生不坏但是有很多乏味难持的时候,需要找个有趣的人做伴。我终于困了。睡了。祝,你能找到另一只有趣的小鸟。正。

2009-1-18 凌晨 广州

亲爱的哑女,睡了四个小时,醒了。你是我幼年唯一的娃娃,父母分开的那年表姐送的,妈妈只会送我书,笔和讲故事的磁带。可是那年似乎收了好些礼物,现在想来仍心存感激,他们都知道那个蛮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从此…你有所有娃娃都有的大眼睛,一只草帽,还有好听的声音。后来你突然发不出声音了,我哭得很伤心。妈妈在病床上给我讲了一个哑女的故事,大意她善良,努力,正直,虽然不会说话但也很幸福,妈妈说你就是那个哑女。我破涕为笑。我甚至对那时正在发生的离别无知无觉,把那一切留给母亲承担。那年,我八岁。你的故事对我影响很大,我要过许多年才看到母亲那时的坚强和博大。我再不会为娃娃哭泣,后来也很快学会了承担,一直。有时候,我是妈妈。你明白吗?现在我想睡却睡不着的时候,我想再做回小女孩,再为你哭泣,放肆的。——当然,我只是说说,偷偷的说说,我要求得太多了。我已经这么幸运。祝,我们能再见面。想你的老朋友。

2009-1-18 午后 广州

亲爱的太阳镜,我在麦当劳,吃冰淇淋,补充脂肪。今天广州很温暖,穿一件单衣就行了。我对迎面汹涌的人潮觉得恐惧,躲开了。你没见过这种人潮,跟了我那么久,我从没在城市里使用过你,你不知道这人潮有多可怕。亲爱的,真的对不起,那天在毛乌素沙漠那些沙子慢慢漫过我的衣服和头发到达脸部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落叶归根里老赵躺在为自己掘的坟里那种心情,我把你拿下来,手捂着脸,从手套缝里偷看阳光,寒意和暖意在心里撞击,和周围的沙一样。里面冷的沙慢慢翻上来,上面的热沙陷下去。中孝介的声音那么妖冶,冷暖变幻。我明白了老赵心里的那种心死心生的转换—我不是说我自己,我只是有些荒凉,并没有太大的恐惧和寒意。我是逃亡一般的跳起来的—这大概就是你丢失的时间和原因。对不起,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能回头了,在夜里那沙也许会吃人。对不起,你在那里冷吗?我希望能有个和我差不多的人遇见你,和你做朋友,带你走。我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或者,走过那么多地方,看过那么多风景,你也需要休息休息,整理下心情?但愿,但愿那些输送天然气的管道不要压坏了你。你知道吗,在壶口乡的那个晚上我有想过把你送给刘大哥妻子的。你会怪我吗?现在也许你一直要在那片沙里了。但愿夜里风能吹走你上面的沙,让你看到灿烂星河,像我看到的那样。祝:早点遇上好的新朋友。想你的远方的我

2009-1-19 夜晚 广州

亲爱的非洲长颈鹿,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美丽的眼睛!还有长长的睫毛。我看到你的眼睛简直想亲你呢!可是你太高了,你累吗?顶着那么长的脖子。据说因为你这优雅的脖子不方便喝水,群鹿时便不会集体喝水以防攻击。你们好直接呀。在我们人的文明里非站时基本上是不需要防止袭击的,人类有更厉害的武器:谎言,中伤,侮辱,还有离间。这些武器可能导致对方食寐不安,活动骤减,甚至痛不欲生。——这是人类自认高级的论据之一。你家乡那里的人也进化到这么“高级”了吗?我想去看看,看看那里的草原和这里的草原有什么不同,看看那里人信仰什么(如果有的话),看看真正的你。你就这样莫名的被带到我们这个万里之遥的异乡,人类多霸道和一厢情愿。你可以回我一些东西让我带给你家乡的朋友,我迟早会去的。昨晚给你写卡片时睡着了的,正。

2009-1-19 夜晚 广州

天共水,水远与天连。——呵,休与俗人言

2009-1-30 清晨 桂林

昨晚梦见自己吹奏了一首埙,嘻嘻,不过吹得很差

哇呀,我们桂林的阳光不光暖暖的,还甜甜的呢!好大的棉花糖,小妹妹快吃,不然要被太阳照化了

哈,一只哆啦A梦飞过天空,那边大概有个小孩要哭鼻子了

2009-2-1 午后 桂林

亲爱的阳光,以前真没注意过你这么喜欢桂林这个地方,回来这几日总见你眷顾这里。这里的人还是那样缓慢随意,昨天我把信用卡掉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在哪掉的,好心人看到我卡上的手机号,把它还给我了。然后我发现我手机电池又掉了,哎呀,我真够丢三落四的。不过管它呢,可不能丢了好心情。如果冬日里日日得你青睐而依旧愁眉不展实在太不知好歹了。我喜欢看你和别的一些大大小小事物合作而成的“特产”:影子。此刻是在我床上的窗台花的影子;以前有颯爽的风马旗映在我的床单上,巴尔库的时候,那影子还是跳跃的;上海那个小院子里是树的影子,和偶尔跑过那的狗的影子——你看,你不变,而造万变。我呢?我渴望从容,需要修炼。

2009-2-3 午后 广州

鸽子回旋舞在微光角落——熙攘车流人潮,天台风景独好

2009-2-3 夜晚 广州

听了这么久的贾鹏芳到现在忽然听出泉涌般的故事,时间呐,真是一点也伪装不得,若不是自己有故事,怎能听得出别人的故事

2009-2-5 午后 广州

亲爱的足球,大孩子们开学了,于是下面的操场又缤纷起来了,大家围着一个你,跑。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为你疯狂?你喜欢人们为你狂热吗?呵,要是我,我不喜欢,我喜欢静静的做我自己的事,被很少很少的对味的人看见,但不打扰。我自己见过的为你疯狂的一群人是在一个海拔3675米的地方,那里干,又缺氧,在那里的人们一般不适合剧烈运动,可那些平原去的大孩子们想念你,依然会剧烈的亲近你。我看着他们奔跑,然后鼻血就留下来了,他们一边擦,一边继续奔跑。我想他们那时候头不是不痛的,在那里每跑一步后脑会像被锤子锤一下。他们大声喊,大声笑。咖啡色的夕阳照着他们的依然故我。 我要很久很久都想不明白是什么促成那样一种激烈,那些小伙子们如今散落各方,大部分其实很沉默。

2009-2-7 凌晨 广州

不如设想一妙事:在此等月光下,若可有三两旗鼓相当之知己,一同荡舟于温柔江面上,水波粼粼灿灿,论三两话题,时激烈,间或寂静只闻水流,岂不快哉?

2009-2-7 凌晨 广州

有院子的话,我要先拿一个小小小小的地方种向日葵,哪怕只有一株。然后种些葱蒜和菜花,别的也行,养小群鸡,到处拉屎当肥料,哈哈,大的地方种葡萄,大大的葡萄架,夏天可以乘凉的那种,下面有藤椅,破的也行

— 呃,不对啊,葡萄架大概会挡着我看天,移屋顶去,或者不要了。改成蜜蜂吧,屋角造个燕子窝——哦好像该是她们自己造的。还有空间养条狗,扎若那样的,可以扯着我跑

可是我还想要竹子,最好多几棵,嗯,那放院子外面吧,这样比较方便忙时听曲,闲时煮茶论字

其实我想种的菜很多呢,再大一点吧。扎若太贵了,不要了,捡到什么养什么吧,那些可怜的小东西,可以在这里组成夏洛的网里的那种社区,相亲相爱,多好!

嗯,相亲相爱,这是这个社区所有成员的基本条件。

一只蟑螂——要是赵小姐在家又要尖叫了。嗯,蟑螂也可以加入我们,不过最好只呆在院子

这梦,还越做越美了,再做下去我要把宁海山羊村的竹林,洲岭的桥,塔下的溪和桂树,碇埗的石头都移置一块了——失眠失成这样真是大有长进

2009-2-8 下午 广州 博物馆青花瓷展馆

滔滔江水,莽莽青山,两老者逢于桥正心,脚下滚滚波涛作势东去,头顶一行白鹭,听不到交谈内容,但可见从容身姿—叽歪你无福啊,言辞无力,又不能给你发照片,你只能想象这青花瓷美妙十之一二了呵

2009-2-9 傍晚 广州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2009-2-11

亲爱的叶子,昨夜的风太猛烈所以将你吹离了母亲?可是你很漂亮,你躺在那里,由黄至红,有莱卡照片的味道,有人疾步有过,你就被卷起来了,空中翻几个滚,落下,又被卷起,你看这里的人多匆忙。有人从你身上踩过,没有人看你。人们对自己的 同类比对你其实也好不了多少,若有将心比心,很多事都不会发生,同情心是项伟大的特赋,可是,太多人选择不要。我的祖先,智慧且天真的那种祖先,期待这同情心能生发出大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听上去很不错,是不是?不管那么多,先让你离开马路吧,把你放在泥土里,或许你会开始新的轮回。正。

2009-2-18

遇见一本书,买两条小小鱼,取名叽叽和歪歪,在月亮陪伴下走回家,然后写字,在睡前,做自己的电台DJ,这是我的easy life

2009-2-28

鸭子们从大巴吵到公车,从公车吵到的士——鸭子无敌!哈!(鸭子是我和我的三个亲爱的同事,源自“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

相关日志:

回家真好 早上醒来,眯着眼就看到阳光,看到窗外的,也看到照在我床上的光,我家窗台的花花草草迎着风,缓缓的摇曳,影子投在我的被子上,略微的羞涩,是还不习惯我回来吗?呵呵,我已经在家了,在我的小窝里。回家真好^-^...
No name 迷鹿 10:42:30 我回家的时候看到我们那里的一帮一年级左右的小孩子 迷鹿 10:42:35 很可爱的 八月 10:41:47 呵呵,一看到小孩子心里就发软 迷鹿 10:42...
院子里的太阳花 真没想到在深圳的一个疗养院能遇到如此意外的美丽。湖衔远山,湖心的一棵不知名的树映在波光里,随微风漾出粼粼。想象中深圳该有的喧闹不知道被搁了哪个角落。 幼时的湘江,少年时的漓江,后来的苏州河、拉萨...
礼物 在茶马古道的南端,川滇进藏的必经之路,横断山脉的东北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交汇处,有一个地方,叫昌都。 这个地方因为和四川云南交界,又因为离拉萨很远,所以其实向来是一些不安定因素比较存活发展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