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在一起

我把巨无霸型腌过的猪腿肉切成薄片,假装它是培根,放锅里煎了,可是它真的不是培根,没办法那么薄,也蜷不起来,煎好就是厚薄不平的白白的样子了。然后我把橄榄面包切片,底上抹上薄薄一层黄油,煎了一会儿,面包底一片焦黄。我把从某超市发现的像卷心菜一样的生菜撕成片,包了假培根配着橄榄面包吃————这顿非常怪异的晚餐居然并不难吃,甚至越嚼越有味道。嗯,这次实验成功了,我又得了一种美味!摸着越来越凸的小腹,非常满足。减肥,明天吧~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了会儿《Negotiating Ethnicity in China》,一本西方视角的中国少数民族身份定位的书,又为到底什么是Sovereignty很伤了会儿脑筋,上个学期,我自找苦吃选了一门政治人类学,可是我却连什么是“sovereignty”都不明白(词典里的翻译是“统治”),这个中国语境里面找不到对应的词的西方政治关键词,和另一个关键词“secular”(词典里的翻译是“现世的”)一起,像两个神秘的魔咒,挡住了我对西方政治肤浅的窥探。可是我固执的认为这两个概念里有中西方政治理念巨大差异的密匙,开了它,我才能听懂与西方政治相关的话。我和老师同学都讨论过这个问题,可是他们不明白我的问题,如同我不明白他们那么多理念的理所当然。我应该更努力。

然后我翻出《空房间》最喜欢的片段,又看了几遍,还是很舒服,想记录点什么,写了几句话放弃了。这种电影的美好,文字是表达不出来的。日光照在草地未化的雪上,我看那片雪坚持不了多久了。《空房间》绝不是会受大众欢迎的电影,但它一定是有一群人会挚爱的电影。无关社会,无关政治,无关历史,无关理想,无关命运与抗争————无关一切高大的词,竟然也无关风月,无关所谓人性,如果非说它有什么,那是关于孤独,以及“背后的世界”。

Deeksha问要不要一起去逛街,我懒得很,拒绝了。昨天在雪里游荡了四个小时,今天我还没宅够。逛街对我来说总像个任务,从来不觉得享受。帮姐姐和燕子查询完东西已经傍晚,于是开始新一轮的食物试验,看NCIS,整理几组照片,看刘慈欣的《超新星纪元》,计划出行……

这是我的一天。一个真正的假期里的一天。

开学前我给自己的这个假期制定了好几个计划和目标,可是现在,我放弃了。四年多了,我总该给自己放个假了,不要目标不要计划,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和自己在一起:读书,听歌,看电影,发掘美食,旅行————做所有我想做的事,只和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我是唯一的,我不是谁的谁,也不是任何群体的一员,去掉所有角色,没有舞台,我是我自己。如果说十一岁时候我对“孤独”这个词尚是懵懵懂懂浅尝辄止,十九岁的我是暧昧不清欲拒还迎,那现在,二十六岁了的我,终于真正明白“孤独”的美好。还有什么能比孤独更让一个人听见自己的声音,更顺从自己呢?又有什么比孤独更能成就一个人的胸怀和勇气,更能有因为“远离”而带来的清醒。因为遥远而寂静,因为寂静而自我,因为自我而得以看到内心的万千河山,气势磅礴

有人活在批判体制呼唤正义里,有人活在家庭的责任,活在“出息”里,有人活在蝇营狗苟的追名逐利里,有人活在眼影颜色每一个分寸的变换、眉笔每一个转折的表面的美丽里————表面的美丽不是贬义,那也是惊艳的来源,而惊艳总让人心生美好,哪怕只是刹那,我顶佩服和喜爱能始终让自己美丽的女子。但是也有人,活在小草的呼吸、云彩的移动、雪渍的融化,晨夕的光影、少女拿花的姿势里————每一种别人的若无其事,他/她可以活的惊心动魄。他/她相信每个事物的深处都有万丈深渊的容量,愿意去拜访这样的深渊,也乐意在这深渊旁闭上眼睛,用聆听的方式感受深渊中空气的悸动————唯如此,才不辜负一片树叶背后的森林之美,一滴水珠背后隽永的涓涓细流,一片飘落的花瓣背后一整个春季的繁花密语,一粒沙背后风尘仆仆的万里奔波。谁知道呢?房间墙角那只蜘蛛正是拥有拯救小猪威伯智慧的夏洛,那位恋爱中总忍不住笑的女孩也拥有宅急送小魔女琪琪的任性和努力,天上那颗隐隐闪耀的星星就是小王子的玫瑰所在的星球————热闹的人感受不到这一切,只有孤独才能接近这整个美丽且微妙的世界

关于孤独的歌,一想就很多很多,实在难排个先后,就抓了一把放在这里:

相关日志:

回家真好 早上醒来,眯着眼就看到阳光,看到窗外的,也看到照在我床上的光,我家窗台的花花草草迎着风,缓缓的摇曳,影子投在我的被子上,略微的羞涩,是还不习惯我回来吗?呵呵,我已经在家了,在我的小窝里。回家真好^-^...
生如夏花绚烂 我的外公叫“永明”,他说我妈妈是“立”字辈,我是“正”字辈,我的外甥侄儿们是“大”字辈,如此,他定下了四代人名字中的“永立正大”。 外公在我幼年的印象中是面目可憎的,因为他“凶”,我小时候讨厌的...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旅社绿扬 绿扬是个旅社,在扬州。     之前只是看很多背包客推荐这里就在某晚摸到了这里,在一条很老很老的弄堂里,窄窄的,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它的周围有棋牌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