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征途(二)

和之前以及之后的所有的旅行一样,何征这次又有个狼狈的开始。先是笨到试图用手抱的方式在凌晨五点把五十二斤的驼包带到机场,然后最早班的地铁临时故障加早班飞机的长队的双重作用,落得要去值班主任处办票、到超大行李处托运行李,被告知行李只能跟下一班飞机到大理。不过还好,慌乱之中何征记得把可拆卸的驼包的三分之一拿了下来随身带着。

打仗一样的总算到了大理,得知广州到大理的飞机每天只有一班,要拿行李最早也得第二天,所以径直去市区买单车。机场中巴的司机是个黑黝黝的白族人,一看他的笑就知道是个热心肠。向他打听买单车的事,他问何征要骑到哪儿,何征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丽江。“啊呀!不得了!你要骑到丽江啊!那要好几天呢,有大坡,好大好大的坡,你一个人啊?”何征继续撒谎:“没,有朋友,明天到。”司机啧啧几声,嘱咐何征到终点站不要下车,他要把何征直接送到卖单车的地方。这是白族人留给何征美好印象的开端。

可惜好心的司机大叔只知道捷安特店,不过也难怪,几经曲折后何征找到的美利达是只剩仓库而没有门面的。何征第一次见到美利达老板娘的印象是:怎么会有比我何征还嗓门大的?老板娘能说会道,三十出头,浙江人,一个人守着仓库,辟了个小房间,带着四岁的小女儿生活着。过去美利达是她和老公两人一起经营,开了十年。现在老公到个旧去卖家具,希望能开辟新的经营种类。起步了两年,还是得用卖单车的钱去填补卖家具的亏,也因此老板娘的丈夫难得回来,大概个把月才见上一次。那仓库要穿过小巷子门才到,堆满了单车,而老板娘对单车的了解其实并没有比何征多,每次如果有人买车,老板娘都得打电话招“旧部”来装车,她称他们是工人。那位帮何征装车的工人是个中年男人,知道何征刚从广州来后不停的跟何征套近乎,提议何征在广州进货和他合伙卖手机之类的,并掏出他自己的手机来说,这是苹果机。何征一愣,那明显是山寨的,没说什么。他看出何征不信,说你不懂,这是二代,不是四代,所以看起来没有那么炫,他花了一千五买的二手货。“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最新的苹果,全新的”,他说,“我不爱弄单车,但是就这手艺,我喜欢弄手机和电脑,不过这里没那条件,不像广州深圳…我没去过深圳,但我知道,那里有最大的手机市场,我在网上看过”……“你要不要买些大理特产?我在网上卖,便宜卖给你,算是咱们合伙的诚意……”

在装车的当口,老板娘又来来回回接待了几批来看车的,间歇冲进房去喝口水又冲出来继续接待,风风火火的。盛夏时节,巷子里凉风吹得呼呼响,晾在过道细绳上的小女儿的衣服被吹得上下翻腾,奋力挣脱的样子——大理的“风花雪月”之一的“下关风”在发威

老板娘的店面以前就在捷安特旁边,房子属于政府,现在政府说要拆了那一片,所以禁止继续在那里开店。何征好奇:“那为什么捷安特还在那儿?”老板娘很没好气:“谁知道!有关系呗!上次我老公去昆明总部拿车,看到捷安特那老板也在那儿,他们想把大理美利达的代理权也拿到!要真拿到我们就惨了,他们比我大好多,是广东老板,想把这里单车都包了……你还要头盔、码表和单车油还有什么吗?我明天早上天亮前去店里拿给你……白天晚上都不能去,被看到了要罚款的……”

何征没打算在大理多呆,想着第二天拿到行李就走,所以告别老板娘就去大理古城了。市区下关到古城是十七公里,多是上小坡,那段路对于骑行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可是那时候对何征来说已经是很有难度的了。太阳毒辣,昭示着这里开始进入高原了。帽子掉在机场,何征问买汽水的白族小姑娘有没有帽子卖,小姑娘很可爱,有些歉意的说没有,随即又蹦蹦跳跳指着外面的树:“用树叶编一个嘛!”何征哪有这本事:“呃,不会。” 小姑娘很大方的离开她的摊位,扯了些树条下来,左一圈右一圈就编了一个环,递给何征:“我们不太戴帽子的。”真真一个心灵手巧又爱笑的小姑娘。

第二天何征骑车回到下关老板娘那儿,等着广州来的飞机中午能带来她的行李。可是没有。她的行李不知所踪!广州机场的电话和中国政府部门的电话一样完全打不通,反倒是大理机场的工作人员安慰她定会通过内线联系广州机场帮她找行李。这时候老板娘已经完全把何征当成了客人,她带何征去吃自己最爱吃的凉拌米线,又带何征去小吃一条街把本地的特色小吃都吃了一遍。每吃一个,就跟何征介绍一遍那是怎么做的,她喜欢或者不喜欢什么,她跟每一个小摊贩打招呼,每个她都认识。何征抢着付了一次钱,老板娘硬是在后来头盔钱里给何征减了二十块。她跟何征说她老公,说她店里的几个常客,甚至说她其中一个年轻工人的两个女朋友,说当初她老公因为在昆明汽车站看到去大理的车上写着“五朵金花”就决定到大理来找“金花”,生了根,如今已经五年多没有回过江南的老家,在这奔放的大理被晒得黑黑的。说她的那个年轻工人很懂电脑,有才华,同时有两个女朋友,两个都知道对方,但谁都不放弃,那个男生两个都爱,所以理想是攒钱移民去缅甸,这样他就可以娶两个老婆……偶尔,老板娘甚至会流露对丈夫的想念,却只字未提一个女人在这个没有家人的地方经营持家的艰辛,可是何征记得她家外面那多达四把的大锁。

再往大理古城走的路上,何征远远望着洱海坐了一会儿,不停问自己如果行李真的找不到了怎么办。何征每次都会在贴身带的包里放上足够两天旅行用的东西,以前从未派上过用场,唯独这一次。何征检视那个包里每一件东西,每发现一件就多庆幸一分。不到十分钟,何征就决定不管行李找不找得到都继续往前走。过去两个月点点滴滴的物质准备虽然不是几天能补回来,但过去的经验告诉她如果她能在骑行方面有些长进,必需品并没有很多。

相关日志: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
天高我独行-甘南5    出得小店已经快九点了,这里没有路灯,没有霓虹,没有晚上依然工作的地方,所以除了家用灯光这里没有人造的光,抬头看看,天空黑黑的,万不是我熟悉的那种天空,白天的雨气似乎...
飞地孟加拉 四月开始的泰国红衫的持续暴乱,把我要参加的一个会议地点从曼谷改成了孟加拉国的首都。我于是开始Google,然后知道了“达卡”这个地名,伴随着这个名字一起被搜到的,是这个首都混乱的治安,巨大的人...
麦先生和简太太(Michael&Jan) 遇到麦先生(Michael)的时候,我正坐在爱尔兰小镇Enniskillen青年旅馆的楼梯间地上啃一个又冷又硬的汉堡,天杀的这个旅馆要下午五点才能入住,在这之前居然没人在,也没人开门。那是下午两点,我...

何征途(二)》上有1条评论

  1. ^_^, 真的感觉很熟悉,我应该之前看过这种写作风格!
    贺正,我真的觉得你可以写小说了,我一定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