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征途(三)

大理,在历史上算不得显赫,但那一席之地却稳稳当当自说自话的从唐朝走过了宋朝,一直到忽必烈绕道青藏高原南下来取南宋政权,也就是元朝建立之前才灭亡。这期间虽然经历了南诏和大理国两个政权的更迭,后又有大理国内部臣子短暂篡位,但总的来说在唐初蒙舍统一六诏建立南诏政权之后,大理大体的治国及外交政策就没有过大的变动。在中原战事不断,各方争夺帝位之时,大理的政权偏安一隅,自娱自乐,颇有些淡定之风。大概这是一个全民崇佛的国家特有的吧。中国历史上真正崇尚佛教的政权不多,大理是其中一个。大理,在那时一直是云南的中心,不论是政治经济还是与外界交往。白族也曾经是云南最大的民族。现在的大理,除了是一个借由“风花雪月(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闻名的旅游城市,什么都不是。

何征等不到行李的第二天骑着单车在大理各处晃荡。大理古城毫不意外的又是几条商业街,外加外来装B一族聚居地。不过大理在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特别的,在她看来,大理和丽江阳朔乌镇凤凰这些其他的装B地不同,它是真正辉煌过的,有过的历史和文化都足以让它成为真正的牛B地。可惜,白族人的政权不是汉族正统,历史叙述并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一席之地,要不是金庸笔下有个痴傻少年段誉(历史上的段和誉),蒙在大理历史上的尘埃会更厚更沉。

何征远离人群,骑到洱海边上,远远看着这个大湖泊,只有在这偶尔翻动起伏的水面里才恍惚能抓到一点对沧海桑田的想象。历史当然不如武侠小说那样浪漫。当忽必烈的铁骑踏足大理这片土地之时,大理段氏一定有的一个争论是:战,或降?战,是民族气节,是自我存在的保证;降,却能最大限度避免族人的被杀戮,也可能最能保证族人生活的平稳。何征想像着那个非常时期可能有的各种意见交锋,想象各色大人物、小人物的应对和命运,想得出了神。历史对于何征来说,很大的魅力之一在于能带她脱离现世,在悠悠岁月里,权力的更迭,帝国的瓦解、围墙的崩塌,城邦的兴衰,在时间面前那样渺小,各种文明各种辉煌各种权力各种不可一世惊天动地最终都将被时间吞没,这对于现世的疼痛和挣扎多少有些安慰作用。再则,想到历史的洪流滚滚,多少能促使心胸扩容,能装得下几千年的时光流转海枯石烂,怎会容不下个人点滴的委屈或流离?何征很多时候都会这样对自己说。现在这小小困境,想到这一点,何征更对将要来的旅程多了一些坚定:行李丢了没关系,人没丢就够了,很够了。

可是运气这回事真是很奇妙。第三天中午,就在何征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等待开始准备购物准备的时候,大理机场热心的大姐通知何征行李到了。因为那个时间点没有机场大巴,何征把单车放在老板娘那里,坐了出租车。司机是位很有健康美的白族姑娘,一路侃侃而谈,对何征和何征来的地方充满了好奇。她的身边也有些年轻人去了远方,不过大部分又回来了。“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到底怎么样,有些人说外面好,也有人说大理好。”她说。何征理解这种“来来回回”,在这一点上藏族人更加,外面也许是好的,但不是他们的那种好。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和总喜欢往外走的回族人及穆斯林不同,何征见过不少只能、只爱在高原生活的藏族人,哪怕是在北京西安那样的地方接受了汉族的高等教育,还是急不可待的一毕业就要回来。那种深入土地的眷恋和自在往往让所谓的“现代人”惊讶。——只是没想到和其他地区交往算密切的大理白族人也有这种特点。

车窗外,洱海正在被进行所谓现代化改造,对岸一栋栋高层住宅整齐得刺眼,相较于远处苍山的层叠古旧,崭新得稚嫩。何征看那房子设计空洞,不像很多人在住的样子,有些好奇。小姑娘说,“起了好几年了,四千多一平呢!都是外地人买的,叫’情人房’!” ……“因为啊,那些房子都是给有钱人的情人住的,外地的,跑这里来养情人,家里人都不知道的。他们都这么说!”说完她自己就笑了,“要是我老公养情人,我肯定会知道,那些人的老婆真够笨的。”

“你真白。”她突然冒出一句。何征很意外“啊?” 她补充“你们汉族人都比较白。”何征莞尔,白族人真的一点都不白,因为海拔不低的缘故,这里的男人女人的皮肤都是黑的,只是不会有藏族人那种被风刻过的纹理。“那你想要白的皮肤?”何征问她。“哈,想啊,不过我也喜欢太阳,不像你们,看你们都很怕太阳的!”她聊得开心起来了,提出等何征拿了行李一起回市区,因为她知道那个时间点何征找不到除她以外的任何交通工具,并在最后主动减了三十块车费。

回到老板娘那里拿车,老板娘留何征吃了中饭,临走时拿了付骑车用的袖套给何征:“这是我自己用过的,你别嫌弃,我知道你想要这个,我刚找找出来的。”在那之前,何征询问过袖套的价格,又觉得贵,没舍得买。“小何啊,你要是到了丽江之后会回来的话,我们一起骑车绕洱海,可美啦。”何征本来就是性情中人,忍不住心头一热,不知道该继续撒谎还是说实话告诉老板娘她不会回来。还好老板娘也没停留,很快转移到要她注意安全之类的话题上去了。

6月20日下午两点,何征从老板娘家出发,正式开始了西行的旅程。

“我们远去的家园”之《大理雪月觅风花》:

相关日志:

何征途(一) 对于这一段旅程,何征并没有计划很久,这件事的时机和她人生的转变碰到一起,所以也没有时间准备和计划,她甚至懒惰到必备的体能锻炼只做过一两次不到一公里的跑步,所以去做骑行西藏这件事的人里,她大概是最匆忙出...
天高我独行-甘南8    邻座大哥一路上还告戒我住宿一定要找离广场近的地方,这里的藏人不像夏河的温顺,以前造过反,还有这几天是藏族人的赛马大会,住的地方可能不好找,能将就就将就。车到玛曲,车...
天高我独行-甘南14     两人都等着洗澡,终于有人肯定地告诉我们晚上八点才能供应热水,好在外面有澡堂可以洗,刚好贝贝回来了,我们商量好贝贝等我们洗完澡一起吃饭。我第一次不用背着我...
天高我独行-甘南12    上车想着尕海的种种,已经觉得非常不虚此行了,甚至朝出了我的期待,所以下一站的朗木寺对我而言更是额外的恩赐了。   朗木寺地跨甘川两省,...

何征途(三)》上有2条评论

  1. 感觉有一种谈谈的调侃的味道!^_^,贺正,之前很少看到你有这样的风格啊
    能调侃了,说明一个问题,要么对人理解的深了,要么是对社会理解的深了!
    ^_^ 不过总是好事情!期待续集………………

    • 我昨天偶然看了些中博网和搜狐时候的博客,真的变化好大啊!那时候真是个心境澄澈清流的小姑娘啊,我真是很自恋很怀念啊!哈哈。不过回不去了,你说得对,我是对人对社会都有了更多理解,再不会有那种在云端的感觉,不过,是好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