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卓

(这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可是如果不记录,总有一天它们会变成带着模糊光斑的记忆影像而已。)

作为金庸迷,小时候对雪山是有过想象的——俯仰之间,可观鲲鹏展翅;待大鸟飞走,片刻之后再举目遥望,惟余宇宙茫茫。——然而我到了现在的年纪,带着膝盖的伤,已经安然接受了这辈子可能不会和雪山亲密接触的现实。即[……]

Read more

回到拉萨

《第三极》第一集里,一个年过七旬的拉萨老人养了一只代替过世老伴的放生羊,每天带着逛公园,坐公交,喝甜茶,爬哲蚌寺。小羊以同样的深情回报老人,几日不见老人就焦躁不安,除了老人谁都不能亲近。老人想到百年之后的事,最担心的是小羊,把一家几代全召集起来讨论怎样安顿小羊。–这被作为一个“和谐西藏”的典型放在[……]

Read more

秋灯琐忆

第一次看到《秋灯琐忆》是初中时祖父从图书馆拿来的书里,想必是和《浮生六记》放在一起的,我拿起来翻了几下。尚不到豆蔻之年,少年的心跳跃而伤感,只会被风起叶落的纤细忧愁吸引,看不得这寻常日子的文章,加之古文造诣浅薄,读来甚累,懵懵懂懂看了几段,遂放弃而转投三毛古龙而去。

第二次看到也是在《浮生六记[……]

Read more

影记1-201203

假装看不到自己的任务列表上一排排的事情在张牙舞爪,记录下最近看的几部和中国、尤其是和工人有关的纪录片,很快又要忘记了。

1. 《中国》安东尼奥尼 意大利 1972

我猜这大概是世上最被附着政治意味的影片之一了。七十年代的中国,还在文革中的中国,美国、苏联、台湾及整个世界都在翘首期盼一窥究竟的中国[……]

Read more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庭,不过秉着“宁可滥记一百,不可漏记一个”的原则,我决定接着记录,给这么重要的一年一个片段,哪怕只是[……]

Read more

让子弹飞了以后

每次有人跟我说水深火热这个词,我就唯唯诺诺一起扼腕感叹,但每次进而发展到遥想某年及某年多少英雄豪杰的揭竿而起,我就会拿《让子弹飞》说事儿:革命吗?然后呢?

鹅城是中国。这个小小的世界自成一体,黄四郎是那鹅城的主,他说太阳是方的,鹅城的太阳便是方的。小六子死那一段显然是颠倒黑白的胜利,看着似曾相识吧[……]

Read more

恶之希望

1984年的东德,集权政治的时代。近十万的全职员工,二十万的线人——巨大的秘密警察网络史特西,正如日中天,所有的东德人都被这张网笼罩着。卫斯勒,这个特务机构的优秀员工典范,同时也很荣耀的担任秘密警察的培训老师。忠心程度让他非常有板有眼的“逼良为娼”,优秀程度让他能攻破很多正常人的心理防线招认对社会主[……]

Read more

信神不信神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一盏披着树叶的路灯孤独的站在雨里,柔和的黄光一缕缕的晕出来,撒在草地上,有藤蔓将要爬进我的窗台,也带进了水气,凉意跟着浸进来。现在本该是我痛苦研读Malinowski的时间,可是没忍住还是开了音乐,听到黄慧音的《药师灌顶真言》。然后想到了宗教这件事。

第一次感受到宗教的力[……]

Read more

对历史多一点谦逊与敬意

读罢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如久旱逢甘霖,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短短160页的小册子,几乎要重建我的古史观——当然,这很大一部分也是由于我自身历史造诣的浅薄所致。此书列数汉唐宋明清的政治,以君权、相权、食货、选举及兵役各项制度为主线切入,阐得与失。钱先生的首要特别之处是他不是在传递一些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