叽歪时光

叽歪是2008年开始的“饭否”、“做啥”、“嘀咕”那一批微博中的一个,2010年迫于中国的互联网宣传政策自杀,连尸体网站都再不能打开。再后来,才有新浪腾讯这些风生水起的微博。如今的新浪腾讯都太热闹,很怀念当时这样一个完全只给自己的“自留地”

2009-1-14 凌晨 广州

叽歪,慢慢的觉得跟你说话真[……]

Read more

[44/365]-潇潇紫荆

[44/365]-潇潇紫荆

2010年2月22日。肇庆的星湖。去肇庆是纯粹的到处走走的性质,既不期待会看到何样的美景,也没奢望会有何种意外的人文,事实上,两天的短途游确实没有惊喜——倒是看到和很多名胜湖泊一样的窘境:干涸。

不知道马军等人在绘制水污染地图之余有没有兴趣来统计一下我们日益衰减的水源,那一定也是痛心疾首的数字。

[……]

Read more

锦年素时

近日借宿在朋友家里,在这个仍然没走完夏天的城市里,这个小小的房子淹没在一大片城中村中,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没有热水器,没有网络,整个世界,就只有电灯和电磁炉跟电有关,仿佛除了灯在这里根本不需要现代化,不需要工业文明带来的一切便利。最最要命的是,城中村永远是房子挤着房子,窗户挤着窗户,噪音[……]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3

那个笑声穿透雾气的小姑娘就是她了。手里拽着两把沙子,随时准备攻击她爸爸。

随着雾气一起渐行渐远的还有望向海里时看到的不知名的小岛。除此之外,就只有海了。雾气从各处慢慢涌过来,渐渐什么都看不见。我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朦胧的四面八方,温柔的海潮声。——不知道多久,雾气散去,看到这片海秘密淘气的作品留[……]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2

      我一直对破烂小巴士在不平坦的路上颠簸摇晃有种莫名的享受,每次到这种时候我就神奇的不晕车了。看着一些人上来,又看着一些人下去,在这种地方,商店总是离居住的地方有汽车的距离。他或她提着或背着生活用品,盆子带子瓦罐乱七八糟挂一大摞,闲话家常,对远距离的购[……]

Read more

“回到那片多情的海边,温热我的人生” 1

(再不来这个地方要长草了,原因有生活的变动,工作的忙碌,事关目标的迷茫,还有些身体不适,以及,懒惰…北,原来这个称呼是最合适的。呵呵,下面的东西陆续都在记录,只是总无法持续,后来就把之前的草稿丢弃了。这次,总是要完成了)

如果任何限制都没有,我一定最愿意选择在春天出行,我想我还是个孩子,喜欢水灵灵的[……]

Read more

一切安康

今年初一月在深圳还穿了短袖,没料到广州也会有冬天。加班到这个时候也不全是为了公事,在冻不死人的天气,冻不死的年纪,抵御寒冷的能力原本跟心理坚强度有莫大的关系

这个写字楼在广州大概小有一些名气,再晚出来总有出租车停在那里等客。现在已经习惯出租车里的沉默了,以前我坐到哪说到哪,完全一话痨,现在,没力气了[……]

Read more

三春晖

“我在画廊里看到一幅油画,画的是一把破旧的椅子,歪歪摆在一扇长长的窗前,灰灰黄黄的暮色破窗染在椅子上,椅子上放着一枚红红的苹果……第二次去的时候已经卖了,买画的人是对夫妻,妻子指着丈夫说,让他天天对着这幅画,日子会走的慢些,心会闲些。”
——董桥 《从前》

掩卷微笑,思绪漫飞,一本好书或是好的文字,[……]

Read more

笔呢?

摘抄使人平静。

近来常常在半夜醒来再难入睡,一个多月了。我真是个老旧生活态度的女子,这人生必经之路,我不急,只是痛苦。

傻乎乎的从最初每次醒来反复纠缠一件事情到现在,我开始强迫自己想点别的,比如,这样的睡眠质量会延续多久呢?会不会醒成习惯,再难改变?然后我害怕了,我想要干点什么,不能让黑暗这样硬生生[……]

Read more

雪夜暗香

这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不记得张爱玲的原话是不是这样,能肯定的只是三个词:回忆,水晶瓶,捧——多聪明又多荒凉的感叹,水晶瓶子确是珍藏的好地方,很喜欢这句话,不过其实也用不着“捧”那样矫情,这回忆太过区分好坏岂不是对生活享受得不够充分?

恹恹浑浑的光阴总是流得很慢,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