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零一三

晚上晾衣服的时候被圆满的月光晃了眼,看今年的日历已经爬过了三分之二,颇为慨叹白驹过隙。可惜我不能像我的偶像苏东坡一样,立马泼墨给佛印和尚去诗一首,只好给自己沏一壶白茶,在阳台支起电脑,跟自己说说话,期冀在月光和清风的轻抚下敲打出来的字能不那么硬邦邦。

我的二零一三,这个标题在年初的时候就在草稿[……]

Read more

我的二零一二

这一次拖了这么久没有写总结,不是因为没有时间,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写。
有些事发生了,在我目前有限的生活经验里是致命性的重要,我想回避去说这件事,但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我还没想好在总结里要怎么安放它。
还有就是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负能量——我想加上“短暂的”做状语(呃,这是1月20号开的头,现在的情绪[……]

Read more

我的二零一一

转眼已经2012年2月中旬了,最近有些焦虑,早上醒来突然想起去年的美好状态还没记录就已经切换回焦虑的正常人生状态了,很为2011年的自己不值,翻出去年底写的总结草稿,基调多美好简单,和现在的状态大相径庭,不过秉着“宁可滥记一百,不可漏记一个”的原则,我决定接着记录,给这么重要的一年一个片段,哪怕只是[……]

Read more

我的2008

这个本该在去年12月31号写的东西当时只有这样的开头:“没想到一路走来,靖边这个沙漠上立起来的县城竟是最繁华的,这曾经的边陲小镇,流放到这里就表示死期也不远了。抬头看到美妙的下弦月,像我此时扬起的嘴角,我不是将自己流放到这里”……——那时候所在的广场上寒气逼人,空无一人,手写了几个字就感觉残了,没办[……]

Read more

扎西德勒!

刚在日记上总结了我的2007,足足有五页纸,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我回头整理大学四年的日记有七八个小本了,呵呵,废话多多。本想平平常常的对待过去的这一年,发现做不到,多年以后我一定会怀念2007,以平和和感恩之心。

这一年,我从最东边走到最西边,又从最西边走回最东边,在最贫穷和最富裕的地方穿梭;我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