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歌唱

睡得不好,天还是黑的便醒了,听了一段别人推荐的阅读周嘉宁《一个人住的第三年》,看这位文艺女青年和食物的纠结和自我陶醉,心里窃笑,才一个人住了三年而已,已经这般自我怜惜。随即想起我走出一个人住的状况之后遇到的人,我叫她赵小姐。

第一次见到赵小姐是在中介的陪同下,赵小姐一个人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找人分摊[……]

Read more

收信快乐

深夜,按错一个键,邮箱回到很早的一个页面,看到有在拉萨时候写的信,惊讶我居然还写过这些,我看那些稚嫩,想抓住一点尾巴。也把我带回我一直想不起但从未忘记的一段时光。我还是很喜欢写信收信,写信收信都快乐。手写的最佳,电邮也好,只是越来越匆忙,越来越少。这是,2007年6月

———————————————[……]

Read more

日子一般的朋友

   寒假临走时才和D见面,不是不想念,却也并不浓郁,彼此都知道对方还是那样,对于我们之间的友情。
   没有说什么话,那天桂林有小雨,可以不打伞的那么小,在漓江边走了走,蒙蒙的江,蒙蒙的山,蒙蒙的桥,蒙蒙的船,江边有两个小姑娘在用石子打水漂[……]

Read more

友之致

    想把这个小窝长久地隐起来,倒不是对别人隐而是对自己隐,因为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上来了吧,可是想着暑假那些天的一些悸动还没有记下来,怕忘记,明知道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可是我贪心,连点滴都想拽着,我真是个麻烦的人呐咳,放着吧
  &nbsp[……]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