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扎若了

一时兴起,整理看过的电影,有些电影当时没有感觉,是我太浅,后来被日子撞撞,常常想起,恍悟。比如《鬼狗杀手》。

重金属的音乐,消音枪,瞄准射击,总是黑风衣的黑人杀手鬼狗,黑帮之间的黑吃黑——冷漠无生气的江湖;可是,黑乎乎的鬼狗可以躺在养满白鸽的阳台上看鸽子衬着蓝天飞,他和说法语的卖冰淇淋的人交朋友,他们语言不通,他很认真的和公园里的小女孩讨论一本书,他在暗杀某人的时候因为一只鸟停在枪口上而错过最佳射击时机,他在望远镜里看着啄木鸟微笑——他对这些生命很温柔

鬼狗信奉武士道,他有一个置身江湖为人并不怎样的恩人,报恩几乎是生命全部的意义,于是一切笼上一层宿命的色彩,他将西方人不能理解的愚忠进行到极致,他总是不动声色,他常常看《罗生门》,参不透但是执着的武士道,理不清的人情债务,与一只黑狗的两次对视,生命本是罗生门,说什么是什么,不信什么,什么都不是,殊途同归——这是导演贾木许用平静低调的方式诠释的罗生门文本,西方式的,并非没有含蓄和内化

与黑狗的两次对视的镜头里,彼此竟能达成某种像是怜惜的东西,鬼狗和黑狗,原有相通之处。影像不能为音乐及文字替代原因之一:有时候影像只需一刹那便可定格成永远

————————————————————————————————————–————————

昨晚梦到很多人往拉萨河扔垃圾,河边玛尼石被捣得乱哄哄的,看不到经幡飘扬,也没有时不时的飞鸟的低吟,噩梦一般醒来,惊呼还好是梦,翻出一张拉萨河的照片,在这里钓过鱼,晒过太阳,和扎若一起从西跑到东,吓走无数小狗,呵呵,扎若那种无辜的眼神:我也才没到半岁啊,虽然长得太大了点!……我想扎若了

听这样的歌看扎若撒欢,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扎若是朋友的朋友的狗,据说是藏獒,可是种很不纯。——增加注释于2012年2月28日)

相关日志:

烈日下,温柔蔓延           突然间觉得有碎碎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漏下来,有人坐在树下,看蓝蓝懒懒的天,无事的夏天,烈日并不偏袒...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我想我写不好电影的观后感,更别说影评了,因为每次看完自己喜欢的电影脑袋里就是一片混乱,尤其是战争主题的电影,我看了这样的电影之后通常会做噩梦。看鬼片不会,因为我不信鬼神,但我再天真也没办法否认战争...
難字半邊佳 大兒子羅進一白血病了大半年,這晚再次昏厥急需輸血,貧寒的羅父毫不猶豫的當掉僅有的婚戒趕到醫院。羅母咬著嘴唇握住羅父勞動了一輩子、留下戒痕的粗糙的手,心心相通,傳遞的热流把我也给烫了——在《歲月神偷》諸...
run chicken     看《Run,Chicken》,看得又蹦又笑,快乐到咳了几天的嗽竟然就这么好了!    看完了,对那叫姜妹的小鸡喜...

我想扎若了》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