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洗脑

H:无论汉或唐宋,细看政府组织,尤其是“相权”强弱及谏官的存在,实在难以将其与皇帝专制黑暗之类极端的词联系起来

F:确实。若制度上即是普天之下一人独大,天下哪能容他数千年之久? 无论远近,皆有牵制,方有持续发展。个人崇拜的历史近代也有,结果怎样?

H:嗯。向来接受的教育是所谓封建即是专制[……]

Read more

九块之一毛

大致每个沉默太久的人在开口前都需要收集下说话的勇气,整理下逻辑。在这块自己的地盘沉默太久的我现在就在想:我要先说什么呢?是要先道歉,为我迟迟没有下文的本无意造成的“连载”,还是为我的失踪进行解释,或者,只说出现在脑袋里挤成堆没有秩序的话?

我想我有些明白了北消失的那段日子背后的状态,挣扎?迷茫[……]

Read more

一件事

朋友去深圳出差,回程去深圳火车站的路上遇见一只躺在马路中的猫,似乎已经不能动弹。俯身查看,似乎是腿骨折了。朋友于是带她去找医生,几经辗转,到了一家可以在12580查到的大型动物医院,希望那里可以收留她,起码,可以救她。

袁姓的男医生接待了我的朋友,什么都没干先要三百元押金,朋友觉得他看起来很不[……]

Read more

路漫漫

也许是在西北眼睛被吹的过于干涩了,进入2009以来,常常受不得一点湿润眼睛就红起来。我的08总结在靖边的时候写过一点点,在我完成它之前先看到了一个超级棒的总结,也看得眼睛红了,真的勇士,有知有信仰而无畏:《等爸爸死掉》——连岳。 http://www.bullog.cn/blogs/lianyue/[……]

Read more

“把悲觀留在心里”

幾乎每個人都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痛苦會增加,我想這樣的話里似乎少了一些定語或是弄錯了中心語,不一定是痛苦會增加,而是痛苦的種類和豐富程度會增加,人的大腦何其神奇,分布著那么些小小的神經末梢,每一個小小的脈動,頻率,振幅,各種垂體的化學成分,流域——數以萬計的感受就產生了,喜悅的痛苦的焦躁的酸酸的甜甜的[……]

Read more

从angel face到流水线

我看着眼前这个小人儿,没办法不在心里暗暗赞叹和涌起怜惜,黑黑的齐肩直发加一根白色的头箍左侧缀着一只蝴蝶结,黑色的背带裙配白色衬衣,黑色的小皮鞋里面露出白白的袜子,小小的面孔每一寸都透着精致,小女孩特有的白里透红,专注的盯着手里一个只能转不能动的小玩意——除了过于沉静,她完全符合我心中的安琪儿的模样之[……]

Read more

辛苦了!

还真是蛮喜欢《北京欢迎你》这首歌的,非合唱部分像谣不像歌,有童年的味道,但不会像小柯的另一首歌《日子》那样带有惆怅,全是积极情绪。起初我觉得歌词写得不大好是个遗憾,简直可算是林夕的败笔,后来想想他的背景能写成这样已经不错了,起码没有像很多一般宣传歌曲那样总有那么一两句让人起鸡皮疙瘩,恨不得山呼万岁回[……]

Read more

革命吧?革命啥

我们的眼光是不是太狭隘了?太片面了?太激进了?

我们的结论太唐突了?

或许……

————切·格瓦拉

当有些奇怪的行为有些苗头的时候我想十三亿人口的数字真不是盖的,林子大成这样,什么鸟都应该有的;当这种行为演变成铺天盖地,叫嚣成风,在网上各个角落都看到瞪红了的眼睛的时候我擦了擦[……]

Read more

女子爱美丽

我承认,我喜欢的女子远远多过男子。我记得荼荼说过,喜欢女子这个词,因为它有女人的妩媚,亦不失了孩子的俏皮和真诚,我也喜欢女子这个词,没有想过为什么,看了荼荼的解释才恍然大悟。真的,我为女,亦爱女子,恨不能身为男儿身,好能长伴朝暮,只是我若是个男子,怕会是花心不已,这么多可爱女子,如何可以止住喜爱的心[……]

Read more

“公民社会”之不同命价

厦门的PX项目终于有了结果,关注了半年多,挺高兴。不过看到媒体开始惯常的山呼万岁,甚至发出“公民社会可期”的赞叹,突然觉得有点肉麻,知识分子就是容易激动啊,居然还有说“看到翔鹭集团低头不自禁想到‘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阳光灿烂的广州顿有一阵冷风吹过…

简单说,事情[……]

Read more